a4n33火熱玄幻小說 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 線上看-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雷歐的猜測看書-65m5v

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
小說推薦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
磐石古伽尔很清楚这个伪装符文背负了什么样的罪孽,但他更清楚这个伪装符文是他所学到的萨满法术中最强大的一种法术,他如果想要在这个世界有所作为,那么他就必须要抛弃过去对伪装符文的成见,掌握这种力量。
正是因为他没有前人那种负罪感,所以他是这么多年来他们这一脉自然萨满中唯一一个掌握伪装符文的萨满,也正是因为伪装符文的强大,才使得他能够在一次次的海上战斗中无往不利,甚至他还利用伪装符文的特殊性,伪装成海族贵族,让他的船队在海族一些边境城市获得了一些高利润的特殊商品。
就像过去无数次利用伪装符文成功脱离困境一样,磐石古伽尔也无比相信自己这一次同样能够利用伪装符文蒙混过关。
当他伪装好了自己,反复检查,没有发现任何破绽后,便拦住了一辆驮车,准备前往圣特鲁山的银月湖,但在驮车刚刚进入灵都时,他却吩咐车夫转了个弯,回到了他居住的地方,从他的房间中取出了一串看上去像是用某种生物骨头制成的项链,将其挂在脖子上,然后再转回前往银月湖的道路。
这串看上去很普通的骨头项链实际上却一点也不普通,因为这串项链是他们这一脉自然萨满的传承物,他所掌握的一切萨满法术都是源自于这串项链,同时这串项链也是他手头上最强大的萨满灵具,他曾经利用这串项链制造过一次只有海神才有能力引发的海上风暴,而他现在面对困境,自然也希望这串项链的力量能够给他带来帮助。
在进入圣特鲁山的山道之前,灵族派遣的核实人员就已经对参与海神神殿参拜活动的人的身份进行了核实,并且这只是第一道核实,后面还有几道针对信仰的核实,毕竟这是参拜海神神殿,总不可能让一个异端混入其中,亵渎神灵。
身份核实对磐石古伽尔来说并没有什么,他的身份非常清楚,而且在他们那些人中间也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海神信徒,倒是后面的信仰考验让他稍微紧张了一些,他有些担心自己的伪装不可能骗过那些高级神职人员的测试神术。
不过,所幸整个过程有惊无险,他很顺利的就通过了那几道考验,最后换了一辆灵族特别安排的驮车,来到了位于银月湖畔的一个码头,这里集中了所有前往海神教会参拜的人,等人到齐了以后,就会乘坐灵族安排的船只前往远方银月湖中央的海神神殿。
对于海神世界的绝大多数人来说,银月湖这个名字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名字,因为他们全都不知道银月到底个什么东西,但磐石古伽尔却知道银月到底是什么。
在他的家族流传下来的祖先笔记中就记录过有关银月、银月湖的事情,只不过这个银月和银月湖并不是圣特鲁山的这个银月湖,而是他的祖先所在的那个世界拥有的银月湖。
在记录中,银月是天上某种非常美丽的事务,每年都有好几个节日和月有关,而且据说天上的银月还能够影响海上的潮汐,所以在他看来银月也掌握了一些大海的权柄,银月湖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湖泊会出现在海神圣地也就不那么难以理解了。
这是磐石古伽尔第二次来到银月湖,在过去他曾经有过一次参拜海神神殿的想法,并且向海神教会提出了申请且通过了,只是当他和其他一起参拜的人被带到了银月湖这里,他却退缩了,因为在那一刻他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那种危机感让他意识到自己如果继续靠近海神神殿的话,可能会发生非常糟糕的事情,所以他当时就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
虽然他的举动让人感到怀疑,但当时因为并不是什么特殊时间段,负责运送他们的人也只是普通的神职人员,所以没有人理会他的离开。
这次他也想过了,如果他感觉到了危险,那么就算被人指责不虔诚,他也要立刻离开。
只不过,当他来到了银月湖后,虽然依旧感觉到了危险,但这种危险的强烈程度非常微弱,几乎就和他意外摔一跤差不多,这也让他原本紧绷的情绪稍微放松了一些,同时也分心开始观察周围其他人。
在场参加这次参拜仪式的人差不多都是一些非常有名的海神虔诚信徒,磐石古伽尔差不多都认识,但在这些熟面孔里面,还有一小部分陌生人,从这些陌生人身上有别于海神世界的服饰习惯来看,他们应该是来自于那些被海神教会远征军征服但并未吞并的小世界。
就在磐石古伽尔观察其他人的时候,人群中也有人在观察他,这人就是早一步来到银月湖的雷欧。
在磐石古伽尔出现的那一刻,雷欧就立刻认出了他就是之前在城外使用萨满法术的那个人,而这个人原本并不会引起雷欧太多的注意,毕竟刚才他已经了解了这个人的情况,照常理一个人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生太大的变化。
但让雷欧没有想到的是磐石古伽尔似乎就是一个例外,因为在他的感知中,此刻的磐石古伽尔根本不是什么萨满教的萨满,而是一个虔诚的海神教会信徒。
如果雷欧之前没有通过精神网探查出对方的底细来,单单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浓厚的海神神力气息来判断,肯定会认为这人或许和克莉丝一样都是海神的后裔也说不定。
“梦魇之力?”雷欧脑海中此刻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能够完美模仿出各种力量的梦魇之力。
但很快他就否定了这个猜测,因为如果真的是梦魇之力,那么他一定会对其有所感应,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什么感觉都没有。
在撤销了有关梦魇之力的猜想后,雷欧又在自己的资料库中快速的搜索所有和萨满、模仿神力有关的一些资料,并且很快他就找到了线索。
“伪装符文?”雷欧快速的将找出来的资料线索回忆了一遍,并且脸上也不由得因为上面的资料内容,而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在过去,雷欧虽然知道萨满所掌握的各种萨满法术都非常强大,但在她的潜意识中,却始终认为高塔巫师的巫术、维纶世界各个神灵教会的神术,甚至魔女的血脉力量等等维纶世界的超凡利郎,都远远超过了萨满教的法术。
这主要是因为当年维纶大陆和明斯克大陆的各个国家对莫桑大陆的殖民侵略摧毁了无数以萨满教为精神核心的部落,从沿海开始,一直到内陆荒原边沿地带,几乎所有信仰萨满教的部落全都被摧毁得一干二净。
在这些战争中,萨满教虽然也派出了萨满参加战斗,但却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甚至绝大部分连一个完整的萨满法术都没有施展出来,就死在了敌人的蒸汽机弩下,最终使得整个地下世界的各个势力都下意识的认为萨满教的法术要更加弱小,无法和巫师的巫术相提并论。
但现在看了有关伪装符文的资料后,雷欧这才发现萨满教会的法术不仅仅有其独到之处,而且也非常强大,一点也不比高塔巫师的巫术弱。
比如这个伪装符文只是某个强大萨满灵具的初级版本,在书上记载那个强大的萨满灵具能够伪装成真正的神力,并且运用神灵的神力,施展神灵的神术,做到和被模仿的神灵一模一样。
如果没有看到磐石古伽尔这个活生生的例子,雷欧或许会怀疑有关伪装符文的那份资料,因为那份资料并不是什么权威的萨满教义研究资料,而是一本类似自传体的小说,写小说的人是一名萨满,而他在书中详细的描写了一些低层次的萨满法术,并且还记录了一些在维纶世界萨满教已经属于传说的萨满力量,比如伪装符文。
现在通过观察,雷欧发现磐石古伽尔身上散发出来的海神之力非常纯正,几乎无法分辨出和真正海神教会虔诚信徒的海神之力有什么区别,这点和伪装符文的效果极为相似,至少雷欧单纯以感知能力和精神网是无法分辨出两者的不同之处了。
因此,雷欧也对这种伪装符文特别感兴趣起来,并且在心中思考是不是该像个办法看能不能对对方手中弄到伪装符文的全部知识。
就在雷欧思考事情的时候,几艘灵族准备的船只缓缓的从湖泊远处驶过来,稳稳的停靠在了湖畔的码头上,随后从船上跳下了了一些灵族的人,拿出了几份名单,让雷欧他们按照名单上的内容登上各自的船只。
雷欧在灵族人报出他的名字后,便随着人潮登上了指定的船只,被他关注的磐石古伽尔登上的则是另外一艘船。
不过,所幸两艘船相隔的距离并不是很远,雷欧依然可以清晰的在对方身上感受到自己之前留在他身上的灵能印记。
银月湖的湖面上没有风,湖水也不流动,如同死水一般,船只的航行全靠灵族使用他们本族的血脉力量结合海神神力进行推动,速度很快,并且非常平稳。
在灵族施展他们的血脉力量时,雷欧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些灵族的血脉力量和灵能有些相似,两者的区别就是一种是反复过滤纯度极高的高品质油,而另一个则是参杂了大量杂质的劣质油,虽然两者本质上是一样的,但品质已经决定了它们的性质。
这并不是说灵族血脉力量就比灵能差,事实上就算是在宇宙中,也有一些宇宙文明的专属能力足以和灵能相媲美,至少从灵族征服史之类书籍的记载来看,灵族的血脉力量到了最后同样有机会进化到欧米伽级高等生命体的层次。
要知道,在灵族以及灵族世界被征服之前,灵族是拥有它们族群专属的神灵,而且还不止一个,虽然具体有哪些神灵,资料上记载得也不是很清楚,但从海神杀灭灵族神灵的一些资料记录来看,哪些灵族世界的所谓神灵应该都还是伪神或者半神,相当于九级灵能者,这也侧面说明了灵族的血脉之力拥有极大的潜力。
这时候,船的甲板上忽然传出了一阵骚动的声音,雷欧朝那边看了过去,发现原来是一名海神的虔诚信徒,身体忽然莫名其妙的开始出现极速异变,不仅仅身体变大了很多,甚至身上还出现了一些向外延伸的角质,很快就看到那个人变成了一个浑身上下长满角质利刺的怪物。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周围的虔诚信徒本身都是普通人很快就吓傻了,一些有过类似经历的人很快恢复过来,朝船尾跑去,那里聚集的一些灵族人,它们觉得跑到那里或许就能够被灵族人保护起来。
与粗同时,那个身体发生变异的虔诚信徒也被自己身上的变化给惊呆了,他很想对其他人说自己的变异是正常的血脉进化,他正在蜕变成海族人,可问题是他身上哪些角质长角怎么看都像是某些陆生的生物,而并非是海中的生物。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在他的身上没有一丝海族人的特征,甚至以前没有变异的那些特征如今也都消失了,这给人一种感觉,觉得他就是一个被变异暴露的异端。
在那个变异的怪物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船上的灵族人守卫就已经冲到了船头的甲板上,看到对方的形态,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就直接拿出武器冲了过去,毫不费力的将武器扎入到了对方身上各个的要害上。
这个变异者在变异之前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根本不懂得厮杀,更不懂得用自己的力量,面对灵族的围攻,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甚至都还没有从自己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当身体的疼痛将他拉回到了现实的时候,他已经彻底的无法反抗了,而他生前看到的最后事物,就是灵族人正拿着一把武器扎入到他头颅中。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