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j6cf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仙魔同修 愛下-第4020章 璞玉相伴-zv5ew

仙魔同修
小說推薦仙魔同修
天,渐渐的暗淡了下去。
小小的石屋内,亮起了烛火。
叶小川跪坐在棋盘前,和贺兰女推演阵法。
叶小川对阵法的了解,是博,而不是精。
他可以看懂,并看穿许多阵法。
但是,他无法破掉。
在阵法一道上造诣,他远远不及凤仪,诛心以及面前的贺兰女。
这个贺兰女随手布了一个阵法,叶小川虽然能看的明白,但是花了半个时辰,依旧没有破掉。
忽然,石屋的房门被打开了。
走进来了一个身穿火红色衣裳的女子。
这个女子的样貌,虽然不像贺兰女那么丑陋,但也绝对是丑女。
从背后看,她是一个窈窕的大美女,把五官单个拿出来,也比较顺眼。
但是,将五官放在她的脸上之后,怎么看怎么别扭。
可以说,只要不看她的脸,所有人都以为她是绝世美女。
可是一看到她的脸,所有人都会想起那句话:苍天是公平的,给你打开一道门,必定会给你关上一扇窗。
这个女子年纪很轻,拥有着一头漆黑的长发,手里还提着一个食盒。
她没想到,在这圣教禁地之中,竟然会多出一个年轻男子。
在看到男子正在棋盘前专心破阵时,她也没有做声,轻轻的走到一边观看。
大约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叶小川终于破掉了贺兰女所布的这个阵法。
此刻的叶小川,已经满头大汗,似乎经历了一场恶战一般。
年轻丑女忽然道:“姥姥,他破了你的六煞阵!”
这时叶小川才发现屋内多了这么一个年轻的丑女。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如果是平常时候,叶小川看到这个年轻女子,肯定会不敢看第二眼。
可是,有面前更丑的贺兰女做比较,叶小川心中觉得,这年轻女子,还是蛮漂亮的。
贺兰女道:“叶公子,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外孙女,贺兰璞玉。”
叶茶又在叶小川的脑海里大呼小叫。
“不会吧,世间有种的男人真是多啊,不仅有男人睡了贺兰仙,还有男人睡了这个贺兰女!
不过,她们贺兰家基因到了贺兰璞玉这一代,似乎改良了许多,起码这个贺兰璞玉,比她的姥姥要好看许多了!
照这么下去的话,不得了啊,不出三五代,她们家的这支血脉,会变的与正常人一样的啊!佩服,佩服!”
叶小川心中也是这么觉得的。
他对贺兰璞玉行礼道:“在下叶宗赐,见过璞玉仙子。”
贺兰璞玉似乎有些意外,她抓着贺兰女的手臂摇晃道:“姥姥,听到没,她叫我仙子啊!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人叫我仙子!”
叶小川心中汗颜。
确实,就凭她这样貌,估计见面打招呼,也都是称呼“姑娘”。
仙子,那是对美人的专用称呼。
见外面天色已经黑了,叶小川便起身告辞。
道:“已经很晚了,前辈用晚膳,晚辈先告辞了。”
贺兰女摆摆手,道:“去吧,以后有机会,再来破我的阵法。”
叶小川满口答应,但心中却发誓,再也不来这里了。
破阵实在是太耗精力了,还不如和别人痛痛快快的打一架。
在他离开石屋之后,贺兰璞玉仔细的观察棋盘。
啧啧的道:“由死门而入,置之死地而后生,妙,妙啊,姥姥,这位叶公子真是阵法高手啊!能想到他能用这种法子破您的六煞阵!”
贺兰女道:“你如果说他是修真高手,这不假,世间没几个人能挡住他的一剑。阵法高手?哼,你太高看了。
他根本就没有用心研究诛心传给他的阵法,如果用心研究,根本不可能花了这么长时间才破掉六煞阵的。”
贺兰璞玉惊讶道:“原来他就是诛心师叔祖的阵法传人啊。师承名家,长的又俊,还彬彬有礼,不错,真不错……”
贺兰女伸手敲打了一下她的脑袋。
没好气的道:“小妮子,犯什么花痴!”
贺兰璞玉道:“没犯花痴,我觉得这一次我有戏!他都叫我仙子了!”
贺兰女道:“那是人家的客套话。这你都听不出来?你真的以为,像他这种绝世人物,能看上你?”
贺兰璞玉嘿嘿笑道:“他能不能看上我没关系,我看上他就行啦。
姥姥,晚饭你自己吃吧,他应该还没有走远,我出去送送他!”
此刻,天问的心中有些焦急了。
玄火殿里已经散会了,大家走的走,散的散,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叶小川的身影。
玉玲珑也帮忙找了一会儿,没有找到。
便安慰道:“放心吧,以他的修为,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现在圣殿里什么动静也没有,说明他只是在四处溜达,咱们先去看看秋儿,我想他很快就会过去的。”
天问想想也是,叶小川就算在圣殿被人认出来,也不可能被人无声无息的杀死的,必定会引起很大的动静。
现在一切风平浪静,恰恰说明了叶小川没事儿。
来到左秋的房间,屋里除了长空之外,还有五毒童子。
五毒童子气的要死,道:“那个叶小子怎么还没有来啊,说好的散会后一起喝酒的,这都天黑了,他咋没影了?”
玉玲珑笑嘻嘻的道:“五毒前辈,您这么大的牌面,怎么今天想着和一个年轻小子喝酒啊。我看你啊,是想从他那偷学这天人五衰蛊吧!”
五毒童子狡辩道:“怎么能是偷学,这是两位学者进行的学术探讨。老夫就在这儿等,他今天不现身,老夫就不走了!”
长空道:“你等归等,能不能帮个忙?”
一小框蚯蚓推到了五毒童子的面前,五毒童子常年与毒虫毒物打交道,也不觉得恶心。
当即帮助长空收集蚯蚓血。
按照叶小川所说,昨天左秋体内的蛊毒没有完全吐出来,今天晚上子时前后,再进行一次。
长空为了保险期间,打算明天晚上再来一次。
此刻的左秋,气色已经比昨天好了许多了。
她看着天问,表情有些担心。
天问知道她在担心叶小川,走过去,轻轻的道:“没事儿的,放心吧。”
左秋有些失落的,道:“他是不是走了?”天问摇头,道:“不会的,他就算要走,也会和我们打声招呼的,他一定还在这里。”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