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jgwq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我不會武功》-第三百九十七章 宗主出關讀書-coda6

我不會武功
小說推薦我不會武功
“轰轰轰……!”
虚空中,蛊真人、莫小邪与独孤一方以及武平战斗,还在持续着,战况激烈无比,四人都根本腾不出手来。
而与此同时,无名宗山门周围, 也正在遭受云归、剑七、闾丘雪三人出手围攻!
这三人的实力都是无比强大,并不在独孤一方之下,而且是各有传承,千奇百怪,此刻联手之下的威力自然是恐怖至极。
而无名宗内,尽管有项凌天、慕云芷、项惊雷、项惊鸿四名准圣强者坐镇大阵四方,又有元宝和八尊神兵卫出手,骚扰三人的进攻,大阵却依旧是摇摇欲坠,难以支撑。
好在,三人显然并不是全力出手,而是在逼迫项云显身,所以都还留有余地。
但即便如此,阵法也最多支撑十息不到的时间,就要被攻破了!
情况极其危急,无名宗所有弟子、长老、峰主们,此刻都紧张的关注着外界战局。
面对这些大陆顶级天骄,高高在上的地仙强者,尽管他们都心中无比愤怒,奈何实力相差太远,根本就没有交手的资格。
危机中,众人不由得望向屹立在青冥峰后山,那座金碧辉煌的宝塔,宗主项云在宝塔内已经闭关数载,值此无名宗危难时刻,宗主会出关吗?
此刻,青冥峰上,林婉儿、韵月姬、项念归、桃宝,还有乔峰、王语嫣等人,看着眼下的场面,也都是心中焦急无比,偏偏什么忙也帮不上。
与此同时,炼丹峰上,七玄道人见天空中不断出手,攻击无名宗大阵的三人,不禁是怒不可遏,驾起遁光便要冲出去与三人拼命,却被苏芸一把拉住。
“你想干什么?”
“芸儿,别拦着我,这些人家伙,竟敢趁着宗主闭关之际,在无名宗肆意妄为,我又岂能袖手旁观!”
苏芸却是绣眉一蹙道。
“你疯了,就凭你这点实力,恐怕还没有走到人家近前,就被轰得连渣都不剩了,你给我老实的呆在这里,哪儿也不许去!”
面对苏芸强硬的态度,往日里对苏芸言听计从,不敢违背丝毫的七玄道人,此刻却是坚决的摇头道!
“芸儿,我什么都可以听你的,但是宗主对我又再造之恩,我七玄这条命是他救回来的,无名宗的事情,比我自己的性命还重要,就算是死,我也不能不管!”
说罢,七玄道人就要冲天而起,却再度被苏芸一把死死拉住,苏芸无可奈何的看着七玄道人,不由靠近对方耳语了几句。
七玄道人闻言,顿时一愣,一旋即脸惊愕的看向苏芸。
“芸儿,你……你说的是真的?”
苏芸嗔怒。
“我还能骗你不成?”
见到苏芸的表情,七玄道人顿时服软,陪笑道。
“哎哟……夫人,我……我信,我信你还不行吗。”
“哼,才不想理你呢,刚才你如此不管不顾的冲出去,你要是死了,是不是又想把我一个人丢下了,让我孤独终老?”
“哎……我错了,是我错了!”
七玄道人一边告饶认错,目光却是望向青冥峰后山的金色宝塔,眼中闪过激动的光芒!
……
与此同时,无名宗大阵已经是裂纹遍布,八尊神兵卫也被那云归仙子的浮尘所困,难以动弹,元宝也被闾丘雪手中的四枚玉符,凝聚成一座大阵,一无法脱困。
眼看无名宗护宗大阵,就要在下一刻彻底崩溃!
突然间!
无名宗顶部虚空,虚空破裂,一股磅礴的强大气势滚滚发散,一道青光随之洒下,便如同水银泻地,瞬间笼罩了整个无名宗大阵!
云归仙子、剑七与闾丘雪三人的攻势,轰击在这青色光幕之上,虽然爆发出强劲的威能,却终究威能冲破青色光幕,能量便消弭殆尽!
“嗯……?”
三人都是一惊,同时抬头望向虚空,就见到众人头顶,虚空扭曲变形之下,一道苍老的身影渐渐浮现!
老者身着一袭麻衣,皮肤枯槁,面上皱纹遍布,须发皆是墨绿颜色,后背高高拱起,宛如一只老龟,显得是老态龙钟。
但其身上那股浩瀚如渊,岿然不动的厚重气势,却是令在场所有人都为之色变!
老者现身的霎那,无名宗内,苦苦支撑的项凌天四人,顿时是面露惊喜之色,没想到危急关头,还有强者前来助阵!
项凌天当即起身,朝着虚空中的老者,躬身拜谢。
“晚辈拜见樊墨前辈,多谢前辈前来相助!”
来人正是兽皇山护法神兽玄武神龟,有这位前来助阵,无名宗的山门自然是稳如泰山!
而玄武神龟可不是籍籍无名之辈,他一现身,云归仙子、剑七、闾丘雪以及正拖着蛊真人和莫小邪的,独孤一方、武平几人都是脸色一变。
云归仙子望向樊墨,美眸闪动,还是行了一个道家礼法。
“晚辈云归,见过兽皇山玄龟前辈。”
樊墨抚须一笑道。
“道友客气了。”
云归仙子沉吟片刻,又说道。
“玄龟前辈,今日我等前来拜山求见项宗主,此乃我大陆正魔两道修行界之事,不知前辈此刻出手,又是何用意?
莫不是……兽皇山也想插手此事?”
云归仙子的语气颇为不善,甚至还带着几分威胁之意,看得出来,她对于樊墨并没有太多的畏惧。
而此刻两人对话之际,剑七与闾丘雪,也已经靠近了云归仙子身旁,三人俨然有要合力对敌的意思。
所谓年少轻狂,更何况是三人这般的天骄,皆是高傲无比,即便樊墨乃是兽皇山神兽,成名已久的大陆强者,却也丝毫不能吓退他们。
然而,樊墨的回答却是出乎众人的意料。
他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摇了摇头道。
“诸位误会了,在下今日前来,与无名宗无关,也无意插手此事。”
此言一出,莫说云归仙子等人,就是无名宗众人也都是一愣,心说,难道玄龟是不想与几大势力的传人交恶,打算不再插手此事?
就在众人都感到十分惊愕之际,樊墨却是继续说道。
“老朽今日是奉了大祭司之命,前来为他护法!”
说罢,也不去理会疑惑的众人,樊墨转头望向无名宗,那座金色宝塔的方向,躬身一礼,苍老的嗓音回荡在虚空!
“樊墨恭迎大祭司出关!”
随着樊墨的话音落下,不见无名宗内有任何动静传来,众人却是忽然感到一股莫名的压抑与心悸之感,袭上心头。
旋即突然有人惊呼。
“快看天上!”
众人抬头望天,就发现,原本晴朗无云的天空,不知何时,竟然已经变得昏昏沉沉!而且四面八方的阴云,此刻竟然都朝着这里,快速汇聚而来!
转眼之间,方圆千里的天空,已经是黑如泼墨,浓密如黑色鳞甲般的云层,此刻越积越厚,仿佛都要压到了大地之上!
而那股阴暗压抑之感,此刻也是成倍增加,每个人都感到胸口憋闷,体内的云力和气血运转,也变得越来越艰难……
“轰隆隆……!”
就在此时,虚空中突然响起闷雷滚动之声,这声音仿佛天门缓缓洞开,又犹如海底巨龙咆哮,声音低沉浑厚,震得众人心神战栗,毛骨悚然!
眼看着这仿佛末日降临一般的景象,云归仙子瞳孔一缩,面色骤然一惊!
“无量天劫!”
一听到“无量天劫”四个字,在场众人俱都是大吃一惊,“无量天劫”又称“圣人劫”,乃是武者证得圣人果位,所必须要经历的最大磨难,无数准圣境强者,都丧生在了无量天劫之下,饮恨而终!
此刻,天劫将至,却是出现在无名宗的上空,显然,是无名宗内有人要渡圣人大劫了。
天劫的突然降临,也惊的正在战斗的独孤一方、武平此刻都是停手罢战,惊疑不定的望向无名宗方向。
到底是谁要渡劫?
就在众人惊疑不定之际,无名宗内,青冥峰上那尊金色宝塔,突然散发出万丈金光,光芒此言,几乎要冲破这泼天的劫云!
随之,宝塔一层的金门大开,一道身影缓缓从中显露!
但见一名身着白袍,面容清秀的青年男子,此刻沐浴着金光走出,他面上尽是宁静祥和之态,步履轻缓,若飘在云端!
此刻山风轻拂下,青年一袭白袍随风飘袂,披散在脑后的一头银发,此刻也是随风轻舞,他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仿佛随时都要乘风而去,羽化升仙!
而一看到此人,无名宗众人俱都是惊喜莫名!
“宗主!”
“宗主出关了!”
时隔五年,项云终于出关了!
这一刻,万众瞩目!虚空中云归仙子、独孤一方等人,也都是凝目望去,当看到这道身影的霎那,他们目光都变得无比炙热起来!
众人今日齐聚于此,皆是为项云而来!
“你终于肯出来了,项云,你可敢与我一战!”
独孤一方紧握手中无极阴阴冥刀,声如洪钟,战意滔天!
而其余几位天骄,此刻虽然没有开口,但身上却皆是有强大的战意升腾!
此时此刻,在他们的眼中,项云就如同一只等待他们征伐的猎物!
然而,对于对于独孤一方的挑战,以及众人释放出的强烈战意,项云却恍若未闻一般。
他面色依旧沉静,一步迈出,身形便扶摇而上,穿过了无名宗大阵,来到了无名宗上空。
转头看了一眼樊墨,项云微微颔首,声音缥缈。
“有劳樊老了。”
樊墨却是一拱手道。
“大祭司放心,有老朽护法,大祭司安心渡劫便是,无名宗绝不会受到半点损伤!”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顿时心惊,原来这无量大劫,竟是项云所引来的!
此刻,项云目光扫过独孤一方等众位天骄,神色依旧平静,淡淡的开口道。
“诸位,且容本宗主渡过天劫,再战不迟。”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