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hvj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網遊之魔法行星 線上看-5280 長大閲讀-gum7a

網遊之魔法行星
小說推薦網遊之魔法行星
半空中响起一声清亮的鸣叫,循声望去,一只好像凤凰一样的大鸟飞了过来。
到了近前可以看清楚,那鸟的头上有两个龙角。背上跳下来一个人,正是绝地圣殿图书档案馆管理员-乔卡斯塔·努夫人。
那大鸟身形一转,变成了一个和张小明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只是头上多了一对龙角。
他大叫了一声“大大!”便扑到了教主的怀里。还好小明足够稳,要不然非得被撞一个跟头不可。
话说回来,《星球大战》世界里,有力气撞得动小明的人,一只手就数得过来。
这个青年正是小小儿。小小儿是一种叫做辰未的妖怪。同时拥有龙族和鸟类的特征。
龙宫毫不客气地把这一族划归自己名下。其实要小明说的话,除了龙角,辰未和龙族没有相似之处。龙族有点恬不知耻。
孵化出小小儿的蛋,是龙族轮回者“一剑光寒照九州”送给自己的。
这种妖怪,在刚从蛋里孵出来的时候,会变成第一眼看到的任何生物的样子。所以小小儿小的时候,就是个缩水的小明。
长大以后,才会恢复成自己本体那种又像龙又像鸟的样子。本来辰未在长大后是不能再变成人形的。
不过,之前照九州就教过小小儿变化人形的法术。结果小小用了发呼市,还是小明的形象。
难道说,10年的时间,让小小儿慢慢长大了吗?其实并不是。
还记得小明最后一次拿黑客能量块与照九州交易。得到的是一块灰色的石头。那块石头小明一直存着,也不知道有啥用。
大约在几年以前,小明忽然心血来潮,把这块石头拿出来,注入了源能。
花了好长的时间,让这颗灰色的石头散发出了银色的光芒。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那石头被小小儿一口吃了。
接下来,小小儿就在耀眼的光芒中直接长大了。也不知道跨越了几百年,亦或是几千年的成长过程。
这里面的门道儿就不用多说了。出身于龙族的一剑光寒照九州,来了个“一条龙”服务。
先是给了一颗辰未的卵;等小小儿出生后,照九州又教导小小儿各种道术妖法;前一阵儿还给了那颗神秘的灰色石头。就不知道他以后负不负责给小小儿找媳妇儿。
当然那颗灰色石头,要不是小明亲自灌注源能,很可能不会有多大的效果。这应该是龙族做的一种试探。
至于,现在这种效果,会引起龙族怎样的猜测,这就不好说了。最少也会吓一跳吧。
小明抱着小小儿赚了两圈,忽然后脑勺就挨了一下。回头看去,打他的不死别人,正是乔卡斯塔·努夫人。
她举起拐杖,照着教主劈头盖脑地一顿鞭挞。一边打一边骂:
“臭小子,吃饱了撑的,走什么走?!要走自己走呗,还要把小小儿带走,没良心的,老婆婆我打死你,让你走……”
小小儿的心智也随着身体成长了不少。知道乔卡斯塔·努夫人没有真打,也就在一旁看热闹。
乔卡斯塔·努夫人真心喜欢小小儿。在他长大之后,就更喜欢了。
辰未的妖怪形态非常有美感;人形态又聪明可爱。老太太特别喜欢。
之前她有多喜欢小小儿,现在她就有多讨厌教主。就是教主他们要离开,才会把小小儿带走的嘛。
明明教主长得和小小儿一模一样,只差头上那一对犄角。可这待遇简直是天差地别。
当然,乔卡斯塔·努夫人就是出出气而已。小明也深知这一点,才心甘情愿被“打”了好一顿。
反正也是不痛不痒的。否则,以小明侦查范围之广,哪里会被乔卡斯塔·努夫人打中?
为了赔罪,教主诚意满满地向乔卡斯塔·努夫人奉上一把精致的光剑。
这是小明亲手制作的光剑,品质比一般的激光剑要好得多。还有刀、剑、枪……等多种形态可以选择。
老夫人含笑接过,也看不出有一点儿不好意思的表情。
如今,外人可能还不知道,但在绝地圣殿内部,教主亲手制作的光剑,获得了所有绝地武士大师的追捧。
这么多年来,小明在对凯伯水晶的应用上,已经学到了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多亏了盖伦·厄索的“教导”。
盖伦·厄索是结晶学和能量学方面的专家,甚至是万中无一的天才。他的学识毋庸置疑。
不过,盖伦是一个和平主义者。他只研究凯伯水晶在民用科技方面发展,坚决不研究军事方面的用途。
小明很早就提出,要向他学习怎样把水晶用于军事用途。被他严词拒绝。
盖伦虽然倾向于绝地武士团,却也不愿意为共和国议会研究武器。
这种态度,尤达大师是乐见其成的。而盖伦一家受到纳布星系和绝地武士团双重保护。
议会方面尽管对此很不满,可也没能力强迫盖伦做事。这两层保护都太强大了。
议会做不到事情,不代表小明做不到。他派了不少分身,以助手或者学生的身份,跟着盖伦学习。
经常还会提出一些用凯伯水晶设计武器方面的问题。盖伦每次都坚定地不予回答。
但小明也不需要他回答呀。就算他嘴上不说,脑子里肯定免不了要想的。
而小明恰好可以把他想到的东西,全部读取出来。自己私底下悄悄地动手制作。
制作过程中,如果遇到问题,分身们还会继续向盖伦追问。继续直接从他脑子里获取答案。
搞得盖伦非常郁闷。明明自己守口如瓶,一句问题都没有做出过回答。
这群助手和学生却好像真地实际操作过一样,问的问题越来越深入,越来越细致。
他们都这么天才的吗?光靠大脑的思维,就能想象出如果真的那样做了,会遇到什么样的具体问题。
有点像那种下盲棋的人。却比下盲棋的难度高出百倍不止。
这种在脑子虚拟建模的能力,除了自己,盖伦还没在其他人身上看到过。好几次,他都差点想要回答了。每次又都悬崖勒马。
从那以后,盖伦一直有一种很矛盾的心情。一方面不希望自己的学生往凯伯水晶武器化方面研究。
另一方面,盖伦又挺期盼他们问出的问题。科学家嘛,好奇心还是很强的。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