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qq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絕世神帝》-第三千五百二十章 一劍破甲相伴-ubwo4

絕世神帝
小說推薦絕世神帝
吕甲自然不认为,天一水族有争夺渭水大比第一的资格。
他只是故意开口讽刺。
但后面的,才是重头戏。
他们黑山水族的排名,也不算高,属于年年倒数的存在,所能欺负的人,已经不多了,恰好,天一水族就是被他们欺负的对象。
既如此,怎能不抓住这个机会呢?
吕甲和蓝霖算是老熟人了,两人交锋的次数不少,每一次,都是吕甲占据着上风。
“来就来,当我怕你不成?”
蓝霖也是个暴脾气,最重要的是,他不想在苏醒和水筱雅面前怂了,更何况,他此番修为大增,对自己也有信心。
“爽快!”
吕甲大笑一声,身影一闪,便是掠出去数千里地。
而后,属于他的声音传了回来:“蓝霖,过来受死吧!”
“杀!”
蓝霖怒喝,迅速冲了出去。
很快,蓝霖和吕甲,便是战到了一起,两人都拥有着二阶神君的实力,打的水浪翻滚,景象波澜壮阔。
不过,渭水不同寻常,没有受到什么破坏。
这座古老的大河,能够从太古时代流淌至今,就不是那么容易被毁掉的,河床之坚固,甚至就算是神祖,也未必能够撼动。
交锋陷入白热化。
吕甲和蓝霖的实力,可谓是平分秋色,两人谁也不服谁。
“黑山大龙甲!”
但在某一刻,吕甲浑身浮现一件乌黑的铠甲,接着,他的气势迅速攀升,一拳之间,便是将蓝霖打飞了出去。
蓝霖的伤势并不严重,心里很不服气。
他继续冲向吕甲。
然,吕甲此刻的防御能力非比寻常,蓝霖的攻势,很难对吕甲造成多少伤害,反观的蓝霖本身,又是被吕甲一拳,狠狠砸在胸口上。
一团血雾炸开。
蓝霖这一次,被震飞了出去上千里路,刚刚稳住身形,便是哇的一声,喷出一大口血水,脸色也是变得苍白如纸。
“蓝霖,你败了。”
吕甲一步步走来,一脸胜利者的姿态,高高在上。
蓝霖捏紧着双拳,满是不甘。
可,他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再打下去,只会让伤势越来越严重,并且,很难威胁到吕甲,他的确是败了。
“吕甲大哥威武!”
“哈哈哈!蓝霖,你也太弱了吧?”
黑山水族的另外两人,纷纷嘲讽了起来。
“蓝霖,看样子,今天你们天一水族,还是会继续垫底的啊!”吕甲淡漠的扫了一眼蓝霖,摇头道:“据我所知,你们若再次垫底,将会被赶出渭水流域吧?”
“你放心,就算你们黑山水族被赶出渭水流域,我们天一水族也不会。”水筱雅说道,精致的俏脸上,透着一丝愠怒。
“嘴硬可是没用,渭水大比,是要拿实力来说话的。”
吕甲上下打量着水筱雅,嘴角微微一勾,道:“久闻你水筱雅,是难得一见的大美人,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不如,你嫁给我如何?”
“我们黑山水族,可是比你们天一水族有前途多了。”
水筱雅俏脸一沉,喝道:“我生是天一水族的人,死是天一水族的鬼,收起你那肮脏龌龊的想法吧!”
蓝霖也是道:“吕甲,你连给筱雅提鞋都不配。”
“哈哈哈……”
“是吗?”
吕甲大笑起来,旋即,他的脸色骤冷,透着几分狰狞的道:“你们……还真的是没有身为失败者的觉悟啊!”
“既然如此,那就狠狠教训你们一顿再说。”
“至于你,水筱雅,渭水大比中禁止杀人,可,没有说过,不能做些其他的事情,譬如,让你成为我的女人?”
闻言,蓝霖脸色一变:“筱雅,快逃。”
“晚了!”吕甲冷喝一声,带着身边的两人,迅速朝着水筱雅掠来。
“吕甲,你的对手是我。”蓝霖大喝,拦在了吕甲的身前。
“就凭你?”
吕甲不屑一笑,接着,狠狠一拳轰杀而出,将本就负伤的蓝霖打飞了出去。
这一拳,吕甲可谓是全力出手,导致蓝霖一时间,竟然是难以挣扎着起身。
而此时,吕甲和另外两人,已经是一脸不怀好意的飞向了水筱雅。
“哗哗!”
水筱雅迅速出手。
她身前的河水,迅速汇聚成一柄柄“水剑”,迅速冲向了吕甲。
“区区一阶神君的修为,如何能够是我的对手?”吕甲摇了摇头,挥手间,就是将所有的水剑统统震散。
接着,他淡漠一笑:“水筱雅,我来教一教你,‘水灵大法’到底应该怎么用。”
他探手间,河水翻滚涌动,化作一只遮天大手,迅速笼罩向了水筱雅,连水筱雅身边的苏醒,也是一并被笼罩在内。
水筱雅俏脸微微变色。
而此时,苏醒漫不经心的抬眸,并指成剑,朝着半空中那道巨大的手印,点杀了出去。
“哗哗哗!”
一抹凌厉无匹的剑芒呼啸而出。
天地间,仿佛只剩下那一剑的风采,其他一切都随之黯然失色。
接着,轰隆一声巨响,那巨大的手印,如若纸糊一般,被剑芒轻轻松松的撕裂,在半空中炸散崩溃。
剑芒势如破竹,轰击在吕甲的身上。
剑芒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吕甲根本来不及躲避,只能在危机关头,全力运转自己的黑山大龙甲,试图挡住这一剑。
然,这终究只是幻想罢了。
剑芒袭至,吕甲身上的黑山大龙甲,瞬间就被撕裂,剑芒贯穿而过,他身体俱震,如遭雷击,口中鲜血如泉涌。
“参加渭水大比,互相针对,倒也无可厚非,毕竟都是为了各自的族群,不过,你对一个女孩子起了歹心的话,那就不对了。”
苏醒淡漠的声音响起之际,已经站在了吕甲的身前。
此时,吕甲跪在水面上,颤颤巍巍的抬起头,看到苏醒那一双淡漠的眸光,心神猛然一颤:“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这场渭水大比,你就不必再参加了,算是小惩大诫,再有下次,我取你性命。”苏醒就像是在进行宣判一样。
而此时,四周一片安静。
从河水中爬起身的蓝霖,望着这一幕,目光震颤不已。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