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bjrk超棒的小說 超級生物兵工廠 txt-第601章 錦衣衛看書-y17g0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在心底里,柳若馨也希望林寒能够多一些的功劳,这样一来,到时候就算是有了什么事情,只要有皇帝的信任和垂青,就没有人敢动林寒。
要知道这一次林寒可是一次性的把六扇门、护龙山庄、锦衣卫以及神侯府全都得罪了。
锦衣卫也就算了,原本锦衣卫对于西厂就有着敌意。
只不过不知为何,白虎竟然对林寒极为赏识,几次扬言要把林寒招进锦衣卫之中,这已经足见白虎对林寒的重视了。
只不过从另一方面去想,这也极有可能是锦衣卫在恶心西厂,毕竟林寒虽然没有所属的部门,但是明显和西厂走的最近,这要是被锦衣卫给抢走了,到时候他们西厂可就丢脸丢大了。
也正是因此,汪直才决议把这一次林寒的名字也一起送到皇帝那边去。
此刻的汪直又是看了几眼那兰亭字帖,开口笑道:“若馨,你现在就可以回去了,我还是那句话,咱们西厂做人只要本分就够了,林寒对咱们好,那咱们也不能辜负了人家!如果时机合适,义父是不会反对你们的!”
一句话,让柳若馨再次感到有些害羞。
她虽然是西厂第一高手,但是本质上却依旧还是个女人,只要是女人,就会对婚嫁有着憧憬和幻想。
更何况现在被汪直提了几次,柳若馨口中虽然说着以后再说,可是脑子里却依旧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自己和林寒的那一天……
看了一眼还有些发愣的柳若馨,汪直温和的笑了两声,然后便细心的把兰亭字帖重新卷好收到了袖中,随后才对着柳若馨开口说道:“好了,我现在还要进宫去面见皇上,你回去见到林寒,别忘了替我谢谢他!”
“义父放心!”
柳若馨听完汪直说的话后,点了点头,接着也不在多留,转身便离开了西厂的总部,缓缓的朝着同福客栈的方向走了回去。
而另一头的汪直,在收好了兰亭字帖之后,就悠哉悠哉的朝着皇宫行去。
刚刚到了皇宫门口,汪直就遇到了同样急急走来的曹正淳。
远远的,曹正淳就夹着声音开口怪叫道:“哟,这不是汪厂公吗?您这也是来面见皇上?”
汪直嘿然一笑,却开口低声道:“曹督主,要不要来和我们西厂做一个交易?”
“什么交易?”
曹正淳停下脚步,目光闪烁的盯着汪直。
而汪直则是开口笑道:“西厂最近事务繁忙,所以不准备继续调查同舟会了,要不然曹督主把另一半的字帖让给在下来换我们西厂就此罢手,你觉得如何?”
曹正淳目光微微一愣脸上却忽然浮起了几分笑意。
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如果他答应了汪直的要求,看似是汪直推出了对同舟会的追查,可是却也同样等于是把烫手山芋交给了他们东厂。p最为简单的,一旦东厂全盘接手后,整个任务出现了其他的变化,到时候他们东厂可就是唯一的顶罪羊了。
不过一旦他们能够全权负责同舟会的事情,到时候他们就可以完美的掩盖掉与同舟会之间的关系,也能够彻底的消除掉陈幕阐所带来的影响。
更何况曹正淳也极度的怀疑,这是汪直故意给他设置的陷阱,就等着他跳进去。
也正是考虑到这些,此刻的曹正淳嘿嘿笑了两声,才看着汪直开口道:“西厂不想办案就直接撤离就可以了,那件案子我们东厂也在查,只不过汪厂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汪厂公想要试探一下我们东厂和同舟会有没有关系吗?”
汪直一笑,不过却并没有在多说下去,他原本也有着这一点意思在里面,只不过这些事情自然是不能说破的。
看了眼曹正淳,汪直才开口道:“曹公公想多了,曹公公圣眷正隆,相比是不会在意这么一点点的小功劳的,何不让给我们西厂,以后咱们也能够多多合作?”
“汪厂公真是说笑了,兰亭字帖乃是皇上极为看重之物,谁都知道找到了会让皇上龙颜大悦,汪厂公想要,杂家自然也想要了!”
曹正淳看了眼汪直,却不在多说。
而另一边,汪直只是笑了几声,便不再多说。
两人也都是借着聊起了一些有的没的,缓缓的朝着皇帝的寝宫走去。
这两人,一个是东厂的督主,一个是西厂的厂公,两人也都是位极人臣,更是多一跺脚就能够让天下抖三抖的大人物,即便是皇帝,在看到两人联袂而来的时候,也难免感到好奇。
在皇上面前三拜九叩行过大礼之后,曹正淳才郑重其事的开口道:“皇上,您前段时间老是念叨着兰亭字帖,奴才运气好,刚好找到了半部!还请皇上过目!”
“真的假的?”
皇上一愣,随后看着曹正淳开口道:“你可别学诸葛正我一样,拿个假的来糊弄朕!”
“奴才哪里有那个胆子?”
曹正淳低声笑了两声,随后才继续开口道:“这不过是奴才运气好,恰好碰到了而已!刚开始奴才也不相信,专门找了京城里的字画大师来鉴定,确定是真迹之后,才拿来呈给皇上!”
说完之后,曹正淳从怀中取出一个卷轴,双手捧起,恭恭敬敬的献上。
“好!好!太好了!东厂果然是朕的左膀右臂,实话说,朕这几天可是一直都想着能够目睹这兰亭集序的真容,要是错过这样的宝贝,那可就真的是抱憾终生了!”
皇帝有些急不可耐的接过那卷轴,也不怀疑,就急忙摊开。
仅仅是看了一眼,他就忍不住的叹道:“真的!果然是真的!曹公公,你可真是朕的福星啊!”
曹正淳微微垂首,面色恭谨,低声开口道:“皇上说什么玩笑话,这明明是吾皇气运通天,这是命中注定要皇上得到这一副字帖啊!”
这马屁拍的天花乱坠,而皇帝也乐的手舞足蹈,捧着那半卷兰亭字帖,看的如痴如醉,算是不肯撒手了。
而曹正淳看到皇上如此,便是忍不住的轻笑了一声,接着瞄了一眼一直没有动作的汪直,就直接站在了皇帝的身边,煞有其事的介绍了起来。
要知道,这曹正淳为了讨得皇上欢心,早在没有找到兰亭字帖的时候,了书画大家,故而对于这兰亭字帖,此刻也是评价的头头是道,可圈可点。
其中有不少评语,让皇帝也忍不住的连连赞同,对于曹正淳也格外的高看了几眼。
而旁边的汪直却始终没有发声,一直在旁边安静的等待着。
许久之后,皇帝才抬起头来,对着曹正淳又是一通大加称赞,片刻后,才有些惊愕的看着汪直,开口道:“汪公公也有事情?”
汪直微微躬身,开口对着皇帝笑道:“皇上,微臣这里也有一副兰亭字帖,恰好就是上半卷!”
“什么?你也有?”
皇帝有些无法置信的看着汪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汪直则是不多说,只是从怀中取出上半5卷兰亭字帖,双手奉上。
只不过这一次,皇帝却没有亲手去接,而是旁边的曹正淳抢了先287。
拿到字帖的曹正淳,还不忘了若有所指的开口笑道:“哎呦,汪大人您也真是沉得住气,明知道皇上喜欢这东西,怎么还能捂那么长时间?难道是想要沾点书卷气?”
汪直微笑不语。
而曹正淳看到对方根本不和自己争辩,也知道自己在说下去恐怕会引起皇上的反感,故而连忙细心的把两卷兰亭字帖铺好,供皇帝观赏了起来。
“真迹!这也是真迹!”
皇帝猛的一拍手,便是忍不住的大笑道:“今天朕可是双喜临门啊!两位,你们可都是朕的福星啊!”
说到这里,皇帝又是忍不住的叹道:“那么多的部门,还是东厂西厂最为得力,这字帖才出现几天,你们就为朕找来,还真是解了朕的心头之想啊!”
“皇上言重了,此物所得的过程,其实说来也简单的很!”
汪直不卑不亢,淡然开口。
而这句话,却让旁辶的曹正淳猛的脸色一变,瞬间意识到了汪直想要说什么了,扭过头,曹正淳看向汪直的眼中就多了几分的冰冷。
旁边的皇帝正在仔细的欣赏着兰亭字帖,压根就没有注意到曹正淳的表情,只是头也不抬的开口问道:“汪公公此言何意?”
汪直微微一顿,看向皇帝旁边的曹正淳,低声开口道:“皇上可曾记得一个叫做陈幕阐的人?”
一句话,就让曹正淳的神色微微一紧,只不过此时此刻,他根本就无法去阻拦汪直。
而汪直的话,也引起了皇帝的注意:“陈幕阐?你以前不是说过,这是你安插在同舟会之中的卧底吗?不是已经死了吗?”
“是啊!只不过皇上可能不知道,这兰亭集序,其实就是当初陈幕阐送给他妻子的礼物,陈幕阐死去之后,这兰亭集序的下落也就成了谜团,不过幸亏我西厂的柳若馨,还有东厂的杨宇轩,以及同福客栈的林寒和天和医馆的朱一品四人,合力之下,才终于是找到了这兰亭集序的下落!”
汪直微微一笑,面色坦然。
而皇帝则是一愣,看向旁边的曹正淳,开口疑惑道:“曹公公,你不是说是你运气好得到的吗?”
曹正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随后才微微躬身道:“皇上,这天下都是您的,我们东厂也是您的,汪公公也说了,有我们东厂的杨宇轩在出力,这样的事情,当然是皇上您气运加身,否则的话,这字帖又着怎么会落到您的手里?”
刚开始的时候,曹正淳的马屁可是一拍一个准,让皇帝龙颜大悦,只不过这个时候却显然是不奏效了。
此刻的皇帝,看了眼桌面上的兰亭字帖,又看了眼旁边的曹正淳,随后才开口道:“就算是运气,也要奖罚分明,这几人帮助朕找到这当时瑰宝,朕一定要好好的赏赐他们!”
听到这句话,曹正淳心中就是一抖,急忙开口道:“皇上,奴才已经派人去给他们奖励了,这样的事情,奴才又怎么敢劳烦皇上费心?”
听到曹正淳的话,皇帝这才是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显然是已经打算放弃此事。
而曹正淳又哪里有提过什么奖励,只不过现在既然有皇帝开口,到时候等他出去,自然是会补上的。
只不过也是在这个时候,旁边的汪直却忽然开口道:“皇上,微臣倒是觉得皇上应该见一见这几人,柳若馨和杨宇轩都是东厂西厂的得力干将,有皇上召见,想必他们日后一定会更加的努力!”
说到这里,汪直却微微的停顿,脸上也生出几分笑意,看向曹正淳,低声开口道:“还有那个林寒,微臣可是听说了,此人乃是当世英豪,就连锦衣卫的白虎指挥使,也对他称赞有加!这一次寻找字帖的事情,此人出力最多,如果没有他,恐怕也根本就无法找回字帖了。”
“林寒?我怎么好像听过这个名字?”
皇帝有些疑惑的看着汪直。
曹正淳则是眼珠子一转,随后才开口道:“皇上,当初诸葛正我麾下的铁手献字帖的时候,不是说过就是和林寒他们一起发现的吗?只不过铁手比较倒霉,找到的却是假的!”
末了,曹正淳却又补充一句:“也不知道铁手大人是不是被人故意陷害,要不然当时怎么就那么巧,就让他拿到了假的?”
说话之中,对于林寒的诋毁之意,已经是无比的明显了。
只不过曹正淳却没有想到,旁边的皇帝仿佛没有听到他说话一样,只是看向汪直开口道:“既然这几个人为了此事如此卖力,那朕自然是要亲自见上一见的!曹公公,这件事情就交给你来办吧!”
曹正淳听见皇帝的话,顿时就是一愣。
这件事情是汪直禀告上来的,按道理来说应该是由汪直来传达此事,只不过现在皇帝如此跟他曹正淳说话,显然已经是对刚才曹正淳所说的话感到有些不满了。
心中如电闪过,曹正淳就明白现在不是给汪直和林寒穿小鞋的时候,故而此刻的曹正淳,只是微微躬身,脸上就再次浮出了几分的笑容来:“皇上放心,奴才一定会好好的通知这几人的!”
对于这件事情,汪直并没有多说什么。
这种事情,曹正淳就算是想要搞鬼,到时候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而他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此刻的汪直看着曹正淳那皮笑肉不笑的脸,脸上的笑意就更加的明显,朝着皇帝行了行礼,他才开口道:“皇上,微臣已经没有其他的事情了,就不打扰皇上欣赏兰亭字帖了!”
皇帝点了点头,也并没有在多说什么,只不过在心里,却对林寒等人的到来多了几分的期待。
他也想要看一看,连诸葛正我手下的铁手都没有找到的兰亭字帖,林寒等人又是如何得到的。
汪直离开后,曹正淳自然也无法在找借口继续呆下去,当即也只能朝着皇帝行礼告退。
只不过看到汪直远远离开的身影的时候,曹正淳的眼中却闪过了几分怒意。
今天的事情,他算是彻底的败给了汪直。
他原本是准备就此把这件事情隐瞒过去,可惜汪直却压根就没有打算让他得逞,直接就把他的谎言给揭穿了。
冷冷的哼了一声,曹正淳才施施然的离开皇宫,回到东厂的总部。
没多久,杨宇轩就接到了东厂的消息,让他通知林寒、柳若馨和朱一品三人,在次日到皇宫觐见皇帝。
于是杨宇轩便直接带着满脸兴奋的朱一品,来到了客栈之中。
刚刚走进客栈,杨宇轩和朱一品,就看到林寒几人正围着小郭在问东问西的。
“小郭,你爹真的把小六给调过来了?”
老白有些疑惑的看着小郭。
而小郭则是仰着脸开口道:“那当然了,本姑娘亲自开口,我爹当场就答应了下来!”
“这也太简单了吧!我还以为说不定要老邢出点血给郭巨侠送份礼物才行呢!”
李大嘴忍不住的开口道。
{单咋了?小六要是能来,那是好事情,老邢现在的工作忙,小六来了也能够帮他分担一点!”
佟湘玉看了眼李大嘴,随后才开口道。
听到众人说的话,刚进来的朱一品也颇感意外u忍不住的开口道:“掌柜的,你这可是双喜临门啊!”
“什么双喜?”
佟湘玉忍不住的回头看向朱一品。
杨宇轩则是指了指林寒和柳若馨。
“这……”
佟湘玉一愣,接着脱口而出的问道:“难道是西厂那边同意若馨跟小寒……”
话没说完,顿时就让老白和李大嘴等人都炸开了锅。
而林寒和柳若馨则都是面面相觑,满脸黑线。
见此,一旁的朱一品也无奈的开口道:“我们不是让柳姑娘和杨宇轩把字帖献上去了嘛!皇帝龙颜大悦,要召见我们四个人!”
“真的假的?”
佟湘玉忍不住的惊呼一声,随后又是开口喜道:“听说皇帝可最喜欢赏赐别人了,这要是给林寒和若馨一人赏赐一大笔钱财,那岂不是……”
“……”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