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79ri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起點-第二百零二章 原來陸少爺不是廢物分享-61s43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陆家。
东方茶茶看着天空,看着突然出现的大佛,一脸茫然。
然后她看向一边的小姨。
最后小姨没给她答案。
但是茶茶没有多想,还是祭出了阵法,一步步来,以确保准确性。
天上的大佛好像很给她面子,一直没有出手。
不过东方茶茶也不傻,她知道这是天劫具现出来的样子。
肯定很凶。
想到这里,她就不由得嘀咕:
“天劫是光头和尚,所以天劫其实是个单身汉?”
观看直播的陆水:“???”
他好想发个弹幕,让看天劫的人都知道,他一脸问号。
然后告诉他们,他发问号,不是他有问题,而是他觉得渡劫的人有问题。
这时候东方茶茶已经完全准备妥当,她知道后面天劫大佛会开始攻击她。
虽然不知道对方会怎么攻击,但是只要攻击了,小姨他们肯定会给她提示的。
她只要撑下去就好。
不行就用眼睛里面的大招。
在东方茶茶完全开启阵法之后,天劫大佛低下眉看向东方茶茶,这一刻天威乍现,强大的威压从高空落下。
这可怕的威压压的东方茶茶差点跪地。
好在阵法起了作用。
接着东方茶茶看到高空中的大佛从一尊变成了两尊,从两尊变成了四尊,最后又从四尊变成了八尊。
当八尊大佛出现,他们齐齐低眉望向下方的东方茶茶。
东方茶茶:“…….”
她有一种被一群大佬围观的感觉。
有些害怕了。
“我,不渡劫行不行?”东方茶茶看着上面八尊大佛,下意识开口商量。
面对东方茶茶的商量,八尊大佛没有丝毫反应。
他们齐齐伸出一掌,重重往下方击去。
东方茶茶吓了一跳。
然而让她意外的是,这些大佛并不是要打她,而是打向了大地。
东方茶茶一脸诧异,不过心里松了口气,以后不渡劫了,太恐怖。
可惜她这口气还没有松完,她就发现她好像双脚离地了。
不对,是巨大的震动将她震飞了地面。
而她飞起的位置,正好在八尊大佛中间。
东方茶茶立即释放出她眼睛中的剑,想要御“剑”离开。
然而剑字刚刚出现,就直接消散,好似在八尊大佛面前,她的剑太过微弱。
东方茶茶有些害怕,立即就想用别的办法离开,可是还没有等她使用,她就发现有一只巨大的佛掌向她袭来。
完了,要翘辫子了。
昨天小姨送来的点心她才吃了一口,还有一大半还没有吃呢。
轰的说一声,东方茶茶直接被巨大的佛掌击飞。
或者说击到了对面的大佛跟前。
而在东方茶茶飞到对面大佛跟前的时候,那尊大佛同样伸出巨大的佛掌,轰的一下,又把东方茶茶击飞了出去。
这次是打到了这尊大佛的斜对面。
斜对面自然也有一尊大佛。
或者说四面八方都有一尊大佛守着,绝不会出现漏空的问题。
很快斜对面的大佛也出手了,这次东方茶茶又一次被送到了其他大佛跟前。
东方茶茶在惨叫,但是她的惨叫声绝对没有大佛击打她的声音大,所以惨叫被压制了下来。
下面陆古他们一脸的懵逼,这是渡哪门子的劫?
不过他们能感觉到,虽然茶茶被打的很惨,但是生命机能并没有损失。
她还活奔乱跳的。
不仅仅如此,力量好像更加精纯了。
只是,有些凄惨。
东方夜明他们这个时候也已经在旁观,他们是怎么也安心不下来。
尤其是茶茶被天劫血虐,是真的血都飙出来了。
简直被当球拍。
这个时候陆古身边来了一位老者,他在陆古身边说了一些事后,便离开了原地。
不过离开的时候,他看了天劫一眼,对于这种稀奇的天劫,没有人愿意错过。
等那位老者离开口,陆古才开口道:
“不用太担心,根据记载,功德量劫是极为特殊的天劫,这天劫只会成功,不会失败。”
听到陆古这么说,东方夜明他们送了半口气。
不过他们很好奇,这种天劫,怎么会让他们女儿碰到?
这个陆古就没办法回答。
按理说,东方茶茶是达不到功德量劫的要求的。
但是机缘这种事,谁说的清楚呢?
这个时候八尊天劫大佛的手越来越快,东方茶茶如同一道光在他们八位手中不断的冲撞。
巨大响声让人听了害怕,知道的人明白东方茶茶没有生命危险。
不知道的人,指不定都觉得东方茶茶已经支离破碎。
而当东方茶茶被拍打到极致的时候,其中一位天劫大佛突然换了掌势,他一掌从下而上,直接将东方茶茶击向高空。
而当东方茶茶被击向高空的时候,八尊大佛直接合一,变成一尊巨大无比的大佛,这大佛顶天立地,他低眉看向飞上来的东方茶茶随后一掌而下。
这一掌从天而降,带有无上天劫威势。
如同能将一切碾碎一般。
看到这一掌下来,没有人不担心。
东方茶茶被打蒙了反应非常慢,她的第一感觉就是,天怎么黑了。
轰!!!
在东方茶茶还没有转过脑子的瞬间,这一掌直接打在东方茶茶身上。
强大的力度,让东方茶茶如同一颗坠毁的流星一般从天落下。
砰!!!
东方茶茶直接摔进她的天劫阵法中,阵法直接破碎,而东方茶茶也被击打入地三分。
此时天劫大佛开始消失,属于天劫的力量开始往东方茶茶身上汇聚,助她彻底进入三阶通识。
躺在地上的东方茶茶鼻青脸肿的,眼泪哗啦啦的流着,她感觉自己不是在渡劫,而是被人狠狠揍了一顿。
好疼。
看到这里陆水就知道东,方渣渣已经成功渡过天劫进入三阶通识行列。
“十八岁三阶,真是厉害。
虽然天劫揍东方渣渣,看起来挺舒畅的,但是毕竟不是自己动手。
下次趁着慕雪不在,再去亲自揍一顿。”陆水关闭了天劫大数据心里想道。
之后陆水便起身走出了房间,他一路走出去,真武真灵就在外面却没有丝毫察觉。
以陆水的隐匿手段,别说真武真灵了,就是慕雪父亲也发现不了他。
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陆水这方面的能力,对他们来说,简直是降维打击。
不多时,陆水来到了慕家祖地入口,这里有人看守也有阵法存在。
但是这对陆水来说问题都不大。
随后陆水越过守卫,走过阵法,不曾引起任何声响。
接着陆水就来到了祖地的通道中。
他走的并不快,每一步都在为自己准备后路。
脚踏之地都会有一个阵纹出现。
虽然陆水对自己的实力够自信,知道慕家的人难以发现他。
但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其他地方翻船无所谓,慕家翻船后果太严重,承受不起。
不多时陆水就来到慕家祖地的广场。
这里位置很大,周围也有一些装饰,石壁上更有刻画。
而在最前方有一块石头,这石头上方呈现着暗红的颜色。
这就是慕家最为重要的起源石。
这石头对别人来说没有什么用,但是对慕家来说却异常重要。
至于慕家为什么会有这块石头。
陆水当年其实是查过相应的典籍的。
慕家的记载是,这是他们先祖成道之后留下。
在留下这石头后,慕家这位先祖就离开了慕家,不知所踪。
而后有一天,慕家在某次祭拜的时候,起源石头突然被染红,如同鲜血洒落一般。
那一天慕家哀嚎遍野,因为他们知道,慕家先祖陨落了。
这就是陆水当初知道的,至于内容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
他倒是可以上去研究下,但是毕竟是慕家先祖之物。
不管真假,他都不适合着手研究。
当然,也没有什么必要。
很快陆水就来到了广场最前方。
如果非要说哪里有问题,那么这里有问题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可是他并没有察觉到任何东西,或说有什么东西是他察觉不到的?
随后陆水打算动用天地之力。
只是刚刚打算动用天地之力,他就感觉有人走了进来。
看气息,应该是慕雪的父亲。
“来的正好。”
陆水退到一边暗自想道。
他现在正没头绪,现在慕雪父亲进来了,对他来说有所发现的可能性高了许多。
很快陆水就看到慕泽走了进来
陆水躲了起来,虽然对方察觉不到他,但是有些人天生具备战斗直觉,这类人最容易发现周围的异样。
陆水看着慕泽,看到他在检查广场上的一些设施。
很仔细,很认真。
之后陆水看到慕泽即将来到最前方。
还没有到达的时候,慕泽停了下来。
“看来问题就在前面。”陆水看着慕雪的父亲心里想道。
这时候慕泽低着头,步伐比之前沉重了许多。
接着陆水看到慕泽往前迈了一步。
当他迈出那一步之后,陆水的眉头就走了起来,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出现了。
但是以他的眼力居然没有看出来,这等于其他人更无法触觉到。
陆水没有多想,直接动用了天地之力。
当天地之力覆盖在他眼睛的时候,陆水看见了。
是无数条闪烁的光线,这些光线不是固定的,而是在周围不断的出现消失。
也就是说光线的源头不是固定的,或者说光线源头通过很多个通道触及到了这里。
没有共鸣物体的时候,源头不会被察觉,也不会对这里有任何影响。
而共鸣一旦出现那么就不一样了,源头会有所反应。
但是这光线极为微弱,原理上是没有达到共鸣的,或者说只是慕泽在共鸣,如同光一直都在,慕泽看到了光,而光没能照耀到他。
所以慕泽不是真正的共鸣体,但是因为机缘巧合,有了类似共鸣体的能力,却达不到源头产生反应?
“共鸣体是慕雪?”陆水有了猜测。
那么源头是什么?
源头没有足够气息溢出,他无法察觉到。
修为不够。
好吧,就算能试着去查看源头,但是留下对方的可能性基本没有。
这等于打草惊蛇。
还不如暂时不动。
但是不去试着弄清楚,他根本没有渠道弄清楚这件事。
陆水看着慕泽,此时的慕泽好似无视了那写细小的光线。
唉。
一声叹息。
陆水迈步走了出去,顺便散去了自己的隐匿手段。
这是目前唯一,也是最快的办法。
那就是直接从慕泽这里得到答案。
在陆水撤去隐匿的时候,慕泽第一时间察觉到了。
他脸色瞬间大变,祖地有人?
怎么可能?他之前是检查过的,而且祖地里也有探查的阵法,有人他不应该不知道。
就算是一些强者潜入,也不可能这般悄无声息。
除非是超越他们探索极限的强者。
想到这里慕泽第一时间调动了所有的力量。
五阶巅峰的力量瞬间充斥着整个祖地。
他的五阶巅峰可不是其他五阶巅峰可以比拟的。
陆水也感觉到了,慕雪的父亲其实很多年前就能进入六阶,以他的实力,稳进六阶的。
可是他却一直压制着自己,等了大几十年才步入六阶。
上一世慕雪父亲步入六阶的时间是在他夷平慕家之后。
陆水没有在意这五阶巅峰的力量,他平静的走到祖地中间,看着慕雪的父亲,开口道:
“前辈,不用这么激动。”
此时慕泽猛然看向陆水,本如临大敌的他,一瞬间愣住了。
他以为出现在这里的会是什么强者。
可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来人是陆水。
陆家的少爷。
确定是陆水之后,慕泽收敛了一些力量,但是并没有掉以轻心。
“陆少爷?你怎么进来的?”慕泽盯着陆水,仿佛想从陆水身上找到破绽。
可是不管他怎么找,都没能找出陆水是冒充的破绽。
他是真的确定了又确定。
陆水平静的看着慕泽,他没有去回答问题,而是好奇道:
“前辈不让慕雪来祖地,是因为祖地多出了什么东西吧?
我进来看看是什么。”
听到陆水说的,慕泽瞳孔一缩。
但是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我不懂陆少爷在说什么。
我也不知道陆家给了陆少爷什么法宝,导致陆少爷能够进入这里,但是这里是我慕家的祖地。
如果陆少爷现在不出去,休怪我慕家不讲情面。”
于情于理,陆水都冒犯了慕家。
就是把陆水赶出去,陆家也不会说什么。
当然,也就只能赶出去。
陆水自然不会被慕泽吓到,他走出来,就意味着想好了后续需要做的事。
这里的事,短时间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他要解决这里的事,退婚大计也不会因此受到影响。
两手都要抓。
陆水看着慕泽,平静道:
“如果前辈不知道我在在说什么,那么能否告诉我,前辈刚刚靠近前方的时候,感觉到了什么?”
慕泽冷眼看着陆水:
“你躲了多久?”
“前辈应该问,我看到了什么。”陆水直视慕雪的父亲。
“我不管你看到了什么,陆少爷请回吧,这里不是你陆少爷该来的地方。
我慕家虽然比不过陆家,但是也不会任由陆少爷在我慕家胡闹。”慕泽二话不说就打算驱逐陆水。
但是当他要动手的瞬间,却突然被陆水的一句话惊住了:
“前辈在害怕共鸣的源头?”
“你,你在说什么?”慕泽看着陆水有些难以置信。
陆水看着慕泽,他不疾不徐的开口道:
“所以我说前辈应该问我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前辈看到的东西。
看到了前辈在害怕共鸣的源头,看到了源头触及进来的光线。
看到了有人在借助慕家祖地,寻找共鸣体。”
陆水往前踏出了一步,他看着满脸惊骇的慕泽,道:
“那么前辈,这个共鸣体是慕雪对吗?”
慕泽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他看着陆水不敢置信道:
“你,你看得见?
不可能的,你不应该看得见的。
你父亲知道这件事吗?”
我爹应该知道?陆水心里闪过这道疑问。
但是他就沉默了一下,慕泽就立即道:
“看来你父亲不知道,陆少爷你太弱了也太年轻了,不要玩火自焚。
还是带着你的慕雪回陆家吧。”
陆水站在原地看着慕泽道:
“前辈与我说清楚,我就离开,甚至可以带着慕雪一起离开。”
慕泽逐渐缓过神来,他看了陆水许久,最后冷声道:
“既然陆少爷不听劝告,那么别怪我以大欺小。”
说着慕泽就向前迈出了一步,这一步他直接来到了陆水跟前。
这个时候他的手开始抓向陆水。
以陆水二阶的修为,不可能躲的开,更不可能反抗的了。
很快慕泽的手即将抓到陆水,对他来说抓住陆水基本不费吹灰之力。
他需要把陆水直接丢出慕家,然后让陆家的人来接陆水回去。
只是当慕泽以为自己应该抓到陆水的时候,他的手突然被什么东西挡住了。
是一根隔空的手指。
慕泽下意识加强了力量,可是依然无法撼动那根手指。
慕泽有些惊讶,然而当他顺着手指看向手指主人的时候,他的脑中如同劈下一道惊雷。
他不太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这根手指的主人赫然是陆水。
一个本该是二阶的陆水,一个被誉为陆家废物少爷的陆水。
然而就是这个人以一指挡住了他的攻击。
这怎么可能?
慕泽能清楚的感知到,这根手指传来的强大力量。
“你,你怎么做到的?”
陆水一指挡住了慕泽的攻击。
他看着慕泽平静的开口:
“前辈是不是误会了一件事?
我进入慕家祖地,可没用什么法宝。”
说着陆水轻轻动了动手指。
轰的一声,巨大的力量冲击,直接将慕泽推后了许多距离。
慕泽不信,陆水的为人他知道不少,装神弄鬼的本领必定不低。
没有丝毫犹豫,慕泽又一次逼近陆水。
面对即将过来的慕泽,陆水没有丝毫意外。
正常人都不信他。
也对,没重生他自己都不信自己可以这么厉害。
啪!
一声响指。
在响指响起的瞬间,慕家祖地瞬间被特殊而又玄奥的阵纹覆盖。
当这些阵纹出现的瞬间,直接镇压向慕泽,这一刻强大的禁制阵法,直接限制住了慕泽的行动。
感受到这阵法的瞬间,慕泽难以置信道:
“你做了什么?
为什么我慕家的阵法会突然攻击我?”
是的,阵纹直接抢夺了属于慕家阵法的主权。
说完,慕泽就加大了力量,他要试着挣脱阵法。
陆水看着被阵法禁锢在原地的慕泽,平静道:
“前辈,我劝你还是不要挣扎了。
我知道以前辈的实力,是可以挣脱阵法的禁锢。
但是前辈或许不知道也不信,在我来到慕家祖地的时候,这里便是我的主场。
不管前辈能否挣脱阵法,在这里以前辈不到六阶的修为。
顶多在我手下坚持一刻钟。
而且还会破坏祖地。”
顿了下,陆水又道:
“那么前辈还要跟我动手吗?”
陆水没有说谎,只是隐瞒了自己也只能坚持一刻钟的事实。
天地之力不够,尽管有阵法辅助,但是慕泽不是普通的五阶巅峰,打起来非常费劲。
万一对方忍不住直接晋升六阶。
那他就彻底完了。
不是打不打得过的问题,是动静太大,慕雪必然有所发现。
那时候就得想着怎么保命,而不是想着怎么退婚。
“你真的是陆水吗?”慕泽停止了挣扎。
是的,以陆水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一旦在这里动手,祭祖可能直接被破坏。
这对慕家来说,打击很大。
冲动不得。
看到慕泽停止了挣扎,陆水心里也松了口气,随后开口回答慕泽的问题:
“如假包换。”
“所以,传闻都是假的?”慕泽看着陆水,保持着平静:
“陆家少爷根本不是废物,根本不是二阶修为。
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
对吗?”
“不对。”陆水摇摇头,道:
“传闻是真的。
只是需要一个前提。”
“前提?”慕泽道。
“是的,一些很简单的前提,比如慕雪开心,爹娘平安。”陆水看着慕泽说道。
听到陆水说的,慕泽突然笑了:
“呵呵,爹娘平安?
所以,你爹娘也不知道这件事?
整个陆家都不知道,陆家废物少爷,实际上不仅不是废物,更是天之骄子?
二十岁,不动吹灰之力,将我这个修炼了几百年的人翻手镇压。
这可怕的战力。
称之为万古第一天骄都不为过吧?
然而却被认为是废物。
可笑。”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