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qhv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修真必須敗-第八百一十四章科技樹分享-eukz6

修真必須敗
小說推薦修真必須敗
丁乙系着围裙,端着热气腾腾的菜肴,与从书房出来的赵侗,不期而遇。两个多月不见,这对师徒终于再次重逢。
“不要动不动就哭鼻子,你今天有口福了,灵羊挂饺,还有你最喜欢吃的口水鱼,吮指鸡块……”丁乙笑道。
赵侗心情激荡,一时间,就是没法抑制住奔放的泪水,他极力去控制自己的情绪,却还是平复下来激动的心情。
丁乙没有取笑赵侗,他在前面走着,赵侗紧跟在丁乙身后。
“你总算找对了开局的方法,接下来的游戏,同样是困难重重,每一步都要万分小心。慢慢来,不着急,就像第四关的开局一样,光是着急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丁乙吩咐弟子道。
赵侗重重的点了点头。
“嗷呜!”小黑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
小黑虽然不像小灰那样活泼,但是它记得每一个跟丁乙亲近的人。
“小黑!”
赵侗奔向小黑,在距离小黑三米处,他停了下来,这是他与这只骄傲灵宠,之间的社交距离。
匍匐在地的小黑望着眼前的少年,虽然它感知外界靠得是它的灵觉,和它的嗅觉,但是它的灵觉,却比真正的眼睛,要厉害得多。
小黑从地上站了起来,它缓步走向赵侗,用它的大脑袋蹭了蹭赵侗的身子,这是极不寻常的亲昵举动,赵侗心里当下更是感动得无以复加。
午宴就在金谷园的院子里。小黑的生活习性改变了很多,它每天的食量,要比以前少了许多。以前小黑吃东西是进食,而现在,它则是在品尝食物。
两只灵宠吃东西很快,动物吃东西可能都是如此,它们风卷残云一般很快就吃完了,丁乙给它们烹制的食物,然后两只灵宠极有默契的,一同消失在了院子里。
赵父、赵母,得知丁乙并不是要开革赵侗,而是要留赵侗在他们身边尽孝道,两人都是感激不尽。
丁乙是当代食神,即便是赵父赵母有心招待丁乙,没想到这烧火做饭的工作还被丁乙抢了去,两人羞愧不已,只得力所能及的给丁乙打下手,布置席面。
“老师,你这次来,是来接我回去的吗?”赵侗在饭桌上询问道。
丁乙道:“到了现在,你应该明白我的用意了,事实上我并不在意你的修为,我丁乙的弟子,还轮不到其他人说三道四,你也无须要在傀儡术上面与你的师兄弟们一较长短,你们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天赋,和优势,我不会要求新元,去学习编程,也不会强制小海,让他去制作战傀。虽说傀儡术是基础,但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际遇造化,小侗你上学时间太晚,耽误了最宝贵的启蒙时间,但是你心性最沉稳,思虑最缜密,是天生的战略家,天下俊杰,无人能出其右。你不要舍本逐末,也不要在乎那些虚名。”
赵侗连忙称是。丁乙笑了笑,往赵侗碗里舔了一段鱼块,又说道:“说实话,你醒悟的有些晚,原本我以为你会和你父母好好的过一个新元节,结果你把自己锁在书房内,自顾自己学习,根本就没注意到自己的家人,为你付出。原本我还准备让你吃些苦头的,不过想到你在父母身边,想来这些苦头,最终会落到他们身上。”
赵侗站起身来,跪伏在父母面前,连声请求父母的原谅。赵父赵母,欣慰之余,对丁乙更是感激不尽。
丁乙操控天地伟力,赵侗的父母动弹不得,生生的受了赵侗的跪拜大礼。等赵侗尽到礼数,丁乙这才恢复了两人的行动能力。
“父母恩情大如天,赵侗,傀儡道乃是天下至性至情的道法,一个无视亲情的人,是无法体会到我们傀儡道大爱无疆神髓的,你既然拜在我的门下,切切不可忘记了。”丁乙朗声说道。
赵侗道:“老师的教诲,弟子铭记在心,弟子不敢再忘了。”
丁乙这才点了点头。
吃罢午饭,丁乙和赵侗在书房,师徒两人进行了一番交谈。
“小侗,你能想到重走地底通道,总算是找对了方向,其实更快捷的法子,是从第一关的小世界另辟蹊径,要知道这是高度仿真的游戏,除了天外天,还有莽山后面,无量山的地底通道,此外,天龙国最北部的玄极山,中部檀州,都有通往地表的地底通道。”丁乙徐徐说道。
赵侗垂下了头。
“老师弟子还是太马虎,太不精细了。”
丁乙摆了摆手,又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有些奇怪,我明明知道扣关的方法,为什么不告诉你们,是不是?”
赵侗道:“这个弟子可以理解。”
丁乙长叹一口气,喟然说道:“虽然这款游戏是我做的,但是我也没能打通关。小侗,你正面和神武帝国交手过,应该知道这有多难,事实上,你潜入神武帝国内部发展,难度并不比正面硬扛神武帝国的军队小。”
赵侗咬了咬嘴唇,点了点头。
“老师,我我晓得。”
丁乙又道:“最后的胜利,固然是属于我们,但是我们都希望那一天能早日来到,老师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赵侗低头思忖了片刻,突然抬起头来,对丁乙道:“老师这既然是一款高仿真的游戏,不过弟子觉得,有一个部分的设计非常不合道理。”
丁乙好奇问道:“你指的是哪一部分?”
赵侗道:“科技树!”
丁乙耐心向赵侗解释道:“这个环节,我不是没有考虑过,神武帝国建国近五百年,虽然我还有铁校长他们都是出自神武帝国,但是神武帝国五百年的发展,说真的,我们也不清楚,神武帝国到底还有那些不为人知的修真科技。这一次,要不是我和你师母去了神武帝国一趟,我还不知道,神武帝国已经开发出了天象武器,有了超远距离的灵台,灵塔……科技树,我设定的是彼此双方的最高级为五级……”
赵侗道:“一招鲜吃遍天,何况是修真科技。我研究过大大小小的战争,发现现代战争和过去战争有很大的不同,尤其是傀儡道崛起,大量使用各种高阶武器,还有老师曾经在统一战争时用到的通讯战,可以说,战争的形态,因为修真科技的进步,已经和原来完全不一样了。以前大家只需要比拼局部战场上哪一方的修真者多,哪一方的高阶修士实力强,就可以了。现在不是这样。作战模式、新型装备,颠覆性的修真科技,使得战争的走向充满了不确定性。”
赵侗能指出这一点,丁乙何尝又不是不知道,只不过,在不清楚对方修真科技,到底发展到了怎样程度的情况下,他也不好用想象的,不真实的东西来糊弄。因此他这才有了这种模糊的设定。
赵侗没有参加集思会,他还不知道一些最新科技成果,不过他是见过六师兄张放制作出来的无影刀。在赵侗看来,这正是小世界的底蕴所在,也是战胜神武帝国的关键。可是丁乙偏偏在这方面,做了一个势均力敌的设定,这让赵侗觉得非常不合理。
“小侗,修真科技应该是双方都藏着掖着的底牌,我们不清楚对方,对方也不清楚我们,虽然我也很想弄清楚对方手中到底有哪些凭仗,但你也知道,现在小世界暂时还离不开我,在没能探勘出通往大世界的通道之前,我们也只能用猜测,模糊的手段来设定彼此双方的科技树。”
赵侗望着丁乙,过了良久,才叹了口气。
谈完正事,丁乙检查了赵侗的学习情况,赵侗有着非常强的自律性,他的学习还是非常认真的,只不过,他的学习进度远远赶不上,他的师兄、师姐。
“老师,为什么你没有再开启学界?”半晌,赵侗怯怯的问丁乙道。
虽然赵侗相信丁乙不会厚此薄彼,但是两个来月时间,他不在丁乙身边,他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想,丁乙开启了学界让他的师兄师姐都进到里面,唯独漏掉了自己。
丁乙没有计较这个小徒弟的小心机,他把自己的发现,以及自己的担忧说了一遍。
这万事万物都是一体两面,创造出学界,一度是丁乙非常自傲的一件事。但是心性的变化,以及对未知的恐惧,让他现在不敢再启学界。
赵侗听丁乙这样说,心里舒坦了不少,不过还是感到有些遗憾。
指正了赵侗学习上的一些错误,丁乙又传授了赵侗一些记忆阵法的歌诀,从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来,丁乙对赵侗的态度。表面上丁乙将赵侗仍在金龙城不管不顾,实际上他对这个小徒弟的关爱并不比其他弟子少。
这些歌诀,实际上是丁乙专门为赵侗,量身定制的。
赵侗当然能察觉到,老师的这一番良苦用心,作为丁乙的核心弟子,他是既骄傲又觉得沉重。
两人在书房,不知不觉就待了五个钟头。
赵父、赵母,并没有做晚饭,因为这个强势的国师,在中午就说过,这顿晚饭,他会亲自做。
看到丁乙和赵侗学习完毕,赵父、赵母正要上前说话,金谷园的院门再度传来了敲门声。
赵母上前开门,一个身着白色镶金边厨师装的年轻人,拎着一个巨大的食盒,毕恭毕敬的站在门口。
“在下奉师长之命,前来给府上送餐。”年轻人非常有礼貌说道。
不用猜,这一定是蒋中原的手笔。不过丁乙还是觉得有些奇怪,蒋中原怎么会知道自己的行藏呢?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