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6j2b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明王首輔 陳證道-第1310章 肅州之危(中)展示-mio22

明王首輔
小說推薦明王首輔
目前负责镇守嘉峪关的游击将军叫汪伯诚,麾下一共统率三千士卒,在此值得一提的是,这位汪游击乃肃州卫指挥使伍常威的小舅子。
本来嘉峪关的守关兵力标准配置是两千人,但是日前敦煌、阳关、玉门关相继失陷的消息传来,伍常威担心小舅子和嘉峪关的安危,所以便紧急增派了一名千户前来支援,让守关人数达到了三千人。
叶尔羌人突然发难,一夜之间夺取三关,所以自瓜州至嘉峪关一线的明军莫不如临大敌,嘉峪关游击将军汪伯诚自然也不例外,连日来神经崩紧,时刻打醒十二分精神。
今日是腊月二十八,明天就是除夕夜了,如果是往年,汪伯诚少不了回肃州城家里过年,与家人吃顿团年饭,但是目前却是不敢擅离职守了。估计汪夫人也知道丈夫今年除夕无法回家团聚,所以今日一早便命下人送了些吃的和穿的东西过来,其中还有两坛陈酿花雕酒。
这位汪游击有个毛病就是嗜酒,见到家人送来的两坛陈酿花雕,酒瘾便犯了,吃午饭时干了三大碗,岂料这酒劲头大,汪游击喝完后便有点晕乎乎的,趴回床上呼呼大睡,一觉便至傍晚时份。
正当汪游击继续酣睡时,却被麾下一名亲兵推醒了,不由大为光火,正要破口大骂,却闻亲兵禀报道:“将军,关外来了两个人十分可疑,自称是随同黄使者出使叶尔羌的商贩,请求开关入城,老千户不敢自作主张,所以派人来请示将军。”
汪游击顿时睡意全消,一骨碌爬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问道地:“现在是什么时辰?”
亲兵答道:“酉时(下午五点到七点之间)!”
汪游击吓了一跳,他只以为自己才午憩了一小会,没想到已经是傍晚了,果然喝酒误事,要不得,下不为例。汪游击暗暗警醒自己,抓起配刀便领着亲兵们匆匆赶往城头。
“参见汪将军。”此刻负责轮值城头的老千户见到汪游击,连忙上前行礼。
汪游击点了点头问道:“老千户,什么情况?”
话说这位千户的姓氏比较罕见,姓老,其父亲也是个人才,给儿子取个名字叫老戈,弄得大家都得喊他一声老哥,如果想喊得亲近点儿,还得叫一声老老(姥)。
作来老千户的上级,汪伯诚自然不会喊他老哥,更加不会喊老老,平时都以职位称呼。
这位老千户把汪游击领到城墙的垛口处,往城下一指道:“汪将军请看,人在那呢,等了差不多一个时辰了,让他们离开也不肯,偏要进关,自称是随同黄使者出使叶尔羌的商贩,也不知是真是假。”
汪伯诚睁大犹带两分醉意的眼睛往城下望去,此时日头已经西沉了,寒意转盛,西风呼啸,只见夕阳之下,果然有两人蹲在一匹骆驼的身躯后,拢着双手在寒风中瑟缩。
汪伯诚不由皱起了眉头,狐疑道:“据说黄使者被困在了叶城,这两个家伙既然是商队的,理应也被叶尔羌人扣下了,即使侥幸逃脱,这寒冬腊月的,他们是如何独自跋涉数千里回到这里来的?况且前几日敦煌还被叶尔羌人攻占了,这两个人必定有古怪!”
老千户立即附和道:“属下也觉得他们有古怪,所以不敢擅自开关放行,故请汪将军定夺。”
汪伯诚取出千里眼仔细观察了数遍四周,均未发觉有异常,于是放下千里眼冷道:“打开关门放他们进来,如果真是商贾便放他们回家过年,如果是奸细,嘿嘿,那便到阴曹地府找阎王爷拜年吧。”
老千户狞笑一声,下令打开关门!
夕阳快要沉入地平线下了,嘉峪关沉厚的关门缓缓打开,门前壕沟的吊桥也随之放下。正蹲在骆驼身后“瑟缩”的李大仁和伙计对视一眼,眼神中均暗藏喜色,不约而同地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牵了骆驼走过吊桥。
城头上方,一众弓箭手弯弓搭箭,虎视眈眈,倘若李大仁二人有一点反常举动,立即就会被射成马蜂窝。
面对城头上密匝匝的利箭,还有黑洞洞的枪口,饶是李大仁都捏了一把冷汗,内里暗暗心惊,嘉峪关号称天下第一关,不仅地势险要,而且防卫森严,真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想从外部攻破几乎不可能。
李大仁和伙计刚过了吊桥,不待他们进关,吊桥便立即被扯起,一队军卒杀气腾腾的冲了出来,不由分说便将李大仁俩给五花大绑,然后押进关门去,带到了汪伯诚跟前。
“跪下,这是咱们嘉峪关的游击将军汪伯诚大人。”军卒喝道。
李大仁和伙计“吓得”连忙双膝跪倒叩头道:“草民拜见汪将军。”
汪伯诚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满脸风霜的李大仁和伙计,忽然大喝一声道:“来人呀,把这两个叶尔羌人派来的奸细拖下去砍了。”
铮……
两名军卒抽出寒光闪闪的腰刀便上前各揪住李大仁和伙计的后衣领。
李大仁心头一凛,那伙计更是面色大变,正待挣脱束缚发难,却被李大仁用肩头轻碰了一下,于是强行按奈住。
“将军冤枉啊,草民不是奸细,草民不是奸细!”李大仁惊恐地大呼,一边瑟瑟发抖,裤裆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湿了,一股尿骚味儿也随之散发开来。
“草,尿了!”那名军卒暗叫一声晦气,松开了揪着的后衣领。
汪伯诚和老戈对视一眼,后者哂笑道:“汪将军,此人怂胞一个,不太可能是叶尔羌的奸细吧?”
李大仁趁机大声叫屈道:“草民真不是什么奸细,草民叫米仁,乃肃州城中的商贾,有名有姓,将军一查便知。”
汪伯诚皱了皱眉,厌恶地挥了挥手道:“先拖下去洗干净,再押到本将军府里细细审问。”说完便转身下了城头。
两名士卒十分不乐意地押着李大仁下去清洗。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