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g5j7優秀都市异能 泰拉世界見聞錄 愛下-第三百七十章熱推-hlkqt

泰拉世界見聞錄
小說推薦泰拉世界見聞錄
午夜,白翊缓缓睁开了眼睛,轻轻动了动胳膊,但熟悉的那种被抱着的感觉却并没有在胳膊上传来。偏过头,蓝毒这时候只是轻轻靠着自己的身体,睡得正熟。
伸手轻轻摸了摸蓝毒的头发,看着蓝毒轻轻动了动,脸上露出舒心的笑容,白翊下意识想要伸手揉揉蓝毒的头发,却在伸手伸到一半的时候停住了。轻轻掀开被子换上了衣服,白翊打开了寝室的房门,站在门口偏过头,轻声说了句:
“我一定会回来的。我会活下来,好好的回来。”
罗德岛的走廊上亮着淡白色的夜灯,白翊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中,将他白天放在办公室里面一个手提箱拿了出来。手指在箱子上弹了几下将其打开,箱子首先是溢出了几分红色的光芒,然后箱子里的东西才显露了出来。一对警棍,需要贴身穿着的防护服,还有一支短弩跟两袋子箭矢。今天下午白翊还顺便去了罗德岛的装备部,给自己另外申请了一份远程武器。
不管怎么说,白翊自己还有一个被源石结晶碎屑强化了的眼睛,如果有机会的话,白翊是打算往萨科塔族去一趟的,虽然按照阿米娅等人的说法,萨科塔族对铳的掌控几乎是垄断的程度,但白翊还是希望能够去搞到一柄狙……哦不,能够搞到一把步枪都算好的了。
“哟~还在怀念什么呢?以后又不是不会来了?”
就在白翊刚刚打算锁上箱子出门的时候,门边却突然传来了戏谑的笑声。白翊当即提着箱子就想往门口的身影呼过去,不过在箱子抡到一半又硬生生地被白翊给止住了。看着靠在门框边得身影,白翊有些无奈。
“W,给我一个解释。”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W站直了身子,身上的铳械碰撞得直响。“我W要做什么事情,还需要跟你们报备吗?”
“你好歹也是有组织的人……”
“那个老女人可管不了我。”W扭头到了一边,“我感兴趣的人,是你。”
麻烦不要说这种会让人产生误会的话。白翊扯了扯嘴角,一副任命的表情走出了办公室,“那么你想怎么样?一起走吗?”
“我是什么性格,你会不知道吗?”W并肩走在白翊的旁边,“萨卡兹人的血会让我们有一种对冒险的疯狂,既然你会想要离开罗德岛去到处看,我也跟着你一起离开好了。而且你不觉得,有一个泰拉世界原住民作为向导,会让你的旅程更加轻松吗?”
虽然这么说确实是这样啦。白翊虽然想要这么说,但是在想到W的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以及雇佣兵的性子,如果W真的跟着自己一起行动,估计自己的旅途将会变得非常精彩。
不过尽管这样想,白翊也并没有说出让W就留在罗德岛这样的话来,就和W所说的一样,她的性格也不是会老老实实待在某个组织内的那种,再加上罗德岛内不少干员也对W颇有微词,让W跟在自己身边一起行动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了。
“对了,你有想过想要去哪里吗?你这位非泰拉世界的人类。”
“我想的话,往维多利亚那边的方向吧。”白翊说着。反正他对泰拉世界的各种地区也不了解,最多也只是了解一些泰拉世界的地区名而已,先去叙拉古还是先去维多利亚,亦或者说直接去拉特兰,对他来说也只是距离的远近的区别。
“维多利亚……真是看不出来,你居然也一样对那种会频繁发生冲突的地方感兴趣?”W轻笑了声。
“发生冲突?”在白翊的印象里面维多利亚应该是泰拉世界之中最繁华的地区了,这样的地区,还会频繁发生冲突?在频繁发生冲突的情况下,真的能够发展到全泰拉世界最繁华的程度吗?
“维多利亚地区,是泰拉世界最大的不同民族混合地区,而在这种地区的组成下,维多利亚的领导都是由各种族所属地区,来决出真正的领导整个维多利亚地区的王。而决出王的方法,往往都是各种族之间展开的大战。
以往,维多利亚的王都是由阿斯兰族统领,但现在不知道为何,阿斯兰族遭到了不知为何的劫难,维多利亚的王座变得空无一人。这也是维多利亚开始以大战来决出王位的真正原因。现如今,卡兹戴尔的王,掌握着维多利亚地区规模最大、以及战斗力最强的军队。而卡兹戴尔的那个王,真正的野心,可不仅仅只有维多利亚。”
从卡兹戴尔地区走出来的W,和凯尔希曾经所在的组织巴别塔一样,于卡兹戴尔的摄政王特雷西斯多次交手过,而若不是特雷西娅死在了“暗杀”之中,卡兹戴尔的摄政王,最有可能是由特雷西娅继承。
按照W的说法,现在特雷西斯应该已经占领了维多利亚绝大部分地区的郡城,剩下少数的还在抵抗的郡城即便是联合起来,估计也撑不了太长的时间。而一旦特雷西斯占领了维多利亚的全境,等待维多利亚的,将会是被作为特雷西斯视线自己野心的工具,向着维多利亚周边的地区进行全面的扩张。
白翊转头看向了W,后者这会儿双手抱着头,摆着一副去哪里都无所谓的样子。不过白翊能够感觉到,自己在说出来想要去维多利亚的时候,W的身子稍微颤抖了一下。
还是会感触的吧,要回到那个地方的话。白翊按下了下行的电梯,纠结了一下,然后问道:“W,你的源石技艺,有吗?”
“问这个干什么?萨卡兹族天生对源石技艺有着较高的相性,不会说有萨卡兹人不怎么会源石技艺的。”W也算是知道了白翊不是一个熟知泰拉世界的家伙,所以会给白翊说一些常识性的泰拉世界的东西。“你难道想要教我源石技艺?”
W感觉有点好笑,虽然说白翊的源石技艺相性确实直逼他们萨卡兹族,但是真正来说的话,白翊因为没有经过系统性的源石技艺训练,如果要白翊来讲解这些源石技艺的修炼什么的,W觉得那还不如靠着她自身对源石技艺的优秀相性来释放源石技艺。
白翊挠了挠头,感觉W稍微有些误会自己的意思了:“也不是说教吧。我之前在切尔诺伯格行动的时候,我有学到些关于源石技艺的使用办法。感觉靠着这种方法练习源石技艺的话,我们的源石技艺应该会有挺强的强化。”
“随便你咯~不过如果不能够练习到你或者是塔露拉那种程度的话,我可是会将你炸上天的哦!”W扭过头去,摆着标准的傲娇脸说道。
白翊露出了几分无奈的笑。反正后面要旅行的时间还长,他有足够的时间用事实去向W证明自己所说的事情是正确的。
电梯下行全地形到了下层。白翊一脚刚打算踏出去,旁边的W却一把拉住了白翊的肩膀把他拽到了一辆车子的后面。“还有人在这里。”W从车子后面探出头去,看着距离她还有白翊只有两三辆车的方向,一个戴着白色斑点帽的身影背着一个包包的身影正站在一辆车子旁边,四下看了看之后钻进了车内。
“那一辆……我拿的车钥匙就是那辆的。”白翊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怪异的表情,感情他们罗德岛里面还会出现偷车的家伙吗?还是说是跟他一样的,打算悄无声息地从罗德岛外出的干员?
身影先是试着拉开车门,在尝试失败之后很快就换到了另外一辆车旁边。不过显然这位没有事先去申请车钥匙,连着试着拉了好几辆车的车门,身影都没有将任何一辆车拉开。
在身影尝试着拉车门的时候,白翊和W打着手势分成两边向着身影逼了过去。W在靠到了身影附近的一辆车旁边,摸出了一枚源石炸弹对着白翊晃了晃。
白翊的眼角抽了抽,咬着牙对W摆了摆手。要是W在这里给源石炸弹丢出去,这一片区域都得重建了。
从箱子里面摸出了一支警棍,白翊深吸了口气,W看到白翊的脚下隐隐冒出了些火花,然后白翊的身体就已经在火焰的推进下冲到了那个身影的旁边,手中的警棍长端压在了身影的后颈上。
“说,你是……唉~恩希亚??”
“博士……”崖心从车子旁边站了起来,被人给抓了个现行,崖心还是非常地尴尬。“呃,博士,我也不是……呃,好吧,博士,如果您要处罚我,请至少等我回来。”
“你要去哪?”白翊这话刚刚问出来,突然是想起来了之前刚刚从汐斯塔市回来凯尔希医生跟他说的某件事情,“谢拉格……恩希欧迪斯那边出事了吗?”
犹豫了一下,崖心还是点了点头,没有否认白翊的话:“博士,还请您给我允许一个长假,等我完成了事情,我会立刻回到罗德岛继续接受治疗,另外我这种行为如果有违反了……。”
“我并没有说要惩罚你,一起上车!”白翊对着崖心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我这一次也算是私自出行,不过这种事情你可以跟我说,我可以跟你批一份假条。不过,本来这种事情你哥在信里面说,不要告诉你的。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我从凯尔希医生的医疗室办公桌上面看到的。我哥寄给我的信。”
凯尔希医生……您要不要这么粗心?明明是您跟我说不要跟崖心说,结果却还不小心把信给崖心看到了。白翊示意让W跟崖心上车,在刷卡打开了罗德岛车库的大门之后踩下油门,车如同离弦的箭一般窜了出去,车轮种种砸在了龙门港口内。
“W,第一站去谢拉格,没问题吧?”
“当然,对于我来说,去哪里都一样。不过,如果我的雇佣兵嗅觉没有错的话,我们在谢拉格地区没准会有战斗。”W一脸无所谓的坐在后座上,身为一个资深的雇佣兵,不管是什么样的战斗,她也不会有惧怕的情绪。
不过,趁着这个机会,能够在崖心的那个哥哥手里面捞到多少好处呢?谢拉格……我没有记错的话那个哥哥应该是喀兰贸易的董事长吧?
老哥,我回来了,哪怕你说这件事情不能让我参与进来,但我也是雪境的一员。崖心在后座按着自己的帽子,视线聚集在车前的景象。
银灰啊,真是没有想到会牵扯到这种事情里面来。银灰说的事情有变动是因为初雪吗?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趁机把初雪也拐到罗德岛。这是某个无良博士的想法。
汽车在港口扬起了一片尘埃,载着各怀着心思的三人,向着离开龙门的方向驶去。
……
罗德岛本舰,舰桥最顶层。
“他们离开了。”
“嗯。”凯尔希点了点头,伸手搅动了一下面前的热可可。
“你就不担心那边会对他采取一些行动什么的?”华法琳坐在了凯尔希旁白,问道。
“维多利亚的局势现在看来还算稳定,但曾经一直掌管着维多利亚政权的狮心王离失,才会让维多利亚的那些郡城城主心生野心。我们还没到时候,哪怕维多利亚风云再变幻,也还不到我们回去的时候。她,还没有做好准备。”
“但是你就不担心他会卷入到维多利亚的事情里面吗?不管怎么说他的身份都是罗德岛博士跟巴别塔恶灵。”
“如果能够让他喂她争取到足够的时间的话,卷入到维多利亚的事情中,也不一定是件坏事。”
“你早就有想法?”
“算是吧。”
“希望不会是坏的结果。”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