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0nfx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起點-第六百三十八章 天 字 壹 號 長 工熱推-va5ze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现身相见……相见……见……】
平静的海面上,李长寿的嗓音穿透方圆数万里烟波,似乎并没有得到什么回应。
这两具化身也不着急,就在那静静等着,各自背着手,表情十分淡定。
李长寿的淡定,是因对‘柏鉴’还算了解。
此前也得了轩辕黄帝的‘委托’,借封神大劫,让柏鉴脱困,也算谋个好前程?
柏鉴是何人?
此事说来话长,故长话短说。
这柏鉴,乃上古之末,人族先贤轩辕黄帝的大将,领军一路,与蚩尤大战!
其时的人族兵马俱为仙兵,巫人部落的大军也堪比上古巫族精锐;这柏鉴也是实力强横、神通广大的人族高手。
书接上回,且说那食铁兽因不服晚宴少了蜜汁腊肉,气恼之余人立而起,将蚩尤直接掀翻,高呼食铁兽永不为奴。
轩辕部众将一拥而上,与蚩尤展开大战。
好个蚩尤!
身负上古巫族血脉,得享人族主角气运,一身虎胆、浑身是肝,现出三头六臂八脚之身,御使刀斧战戈与轩辕部将激斗,自南赡部洲杀到北俱芦洲,自北俱芦洲杀到东胜神洲,打了个天昏地暗。
蚩尤愈战愈勇,人族部将却是越杀越多,漫山遍野都是轩辕部族仙兵,蚩尤众兄弟早已死的死,伤的伤。
蚩尤自知已败,巫人终究敌不过人族,谋夺人族大运之事也是早早暴露。
然,心有战意、胸有滚烫战血,此志不熄,九黎不灭!
纵身受百般创伤,犹自不肯服输,口中高呼轩辕之名,手持百兵大战各路人族英豪!
忽听一声大喝:‘蚩尤可敢与我一战?’
斜刺里飞来一名金甲战将,手持宽刃大剑、背后披风飘舞,一剑对蚩尤当头砸来!
‘滚!’
蚩尤大吼,口中喷出一口真火,这真火凝成长枪,被蚩尤单手握住,与那大剑正面硬抗!
怎料这金甲战将也非泛泛之辈,正是轩辕黄帝手下大将柏鉴,大剑与长枪对撞,力道竟不弱下风。
蚩尤面露正色,即与柏鉴厮杀,巫族战血燃烧,柏鉴迅速不敌。
正当柏鉴后继无力,却有天火炎炎,人族兵马悉数避让,有位面容俏丽、但肌肤泛青的女子,于大地上疾奔而来!
竟是以一敌多,斩了蚩尤不少好兄弟的黄帝之女,魃!
她正面抗住蚩尤,柏鉴侧旁游斗,又有数名神将接连前来驰援,将蚩尤逼入必死之局。
那一战,天昏地暗,留下了无尽传说。
后世有人说,是应龙杀了蚩尤,也有人说是轩辕黄帝亲自动手车裂了蚩尤;
更有人说,是蚩尤打着打着,看到自己的坐骑食铁兽被轩辕黄帝的美竹计所误,硬生生气死。
还有人说,本来就没有蚩尤,蚩尤不过是轩辕黄帝时期一个反叛将领,是轩辕黄帝为了镇压有中兴之势的巫族,捏造的一个人物。
上古已渐渐远去,历史却并未消退。
轩辕黄帝的大将柏鉴,当年就是与蚩尤在东胜神州与北洲边界大战时,被蚩尤一枪打入了北海,火毒入心,肉身崩散。
只能依靠海水镇压火毒,才得以元神不灭。
今日!
就是见证历史、起底当年蚩尤大战、挖掘洪荒人族崛起部分真相的时刻!
一同走近柏鉴,走近当年‘黄帝战蚩尤’的真相!
于是……
静。
过了半个时辰,海面安静无声,李长寿与玉帝还算淡定。
凑巧用云镜术注视着此地,且只是看到两团模糊身影的阐教几位高手,倒是纷纷端起了茶,看个热闹。
黄龙真人纳闷地问:“这柏鉴,又是何人?”
广成子掐指推算自身记忆,露出淡淡的微笑,言道:
“人族黄帝时的将领,走的是人族当时盛行的内外兼修路子。
道境似是金仙境八品,但自身实力超过道境许多,当年确实有跟蚩尤交手,不过几个照面就被打入海中了。”
“哦~”
黄龙面露思索。
一旁的赤精子沉声道:“这柏鉴若是在此处,为何不答应?”
“黄帝的部将大多傲气,”广成子含笑解释着,“当年人族正是气势飙升之时,斩妖族、败巫族、占据洪荒五部洲,仙法普及。
那一带的人族高手,尤其是这般人皇将领,都是只认人皇,不尊天帝。
莫说什么前途和命运,这柏鉴哪怕是烟消云散,都不会搭理天庭之人。
今日咱们这长庚师弟,怕是要吃一次瘪了。”
“说来也是,”平时不怎么开口的灵宝道人,也是轻叹了声,“人族与巫族推翻妖庭,又胜了巫族,天帝之位本就该是人皇或人皇的继任者。”
“此话莫要乱说,”赤精子扶须告诫,“天帝之位,由师祖决定,由天道决定,而非由人族决定。”
黄龙问:“大师兄,你是黄帝的老师,咱们阐教当时也全力支持黄帝,这柏鉴按理说,该给咱们阐教一个面子……
咱们倒不如,借此机会,对天庭与长庚师弟示好?”
太乙真人笑道:“黄龙师兄这次倒是难得出了个好主意。”
黄龙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玉鼎真人也道:“此事可行,望师兄考虑一二。”
广成子却是有些犹豫。
赤精子扶须笑道:“与其主动前去,不如等长庚来寻。”
“呵。”
太乙真人不由眯眼轻笑,众道者目光投来,太乙却是摊手耸肩手风琴。
他可什么都没说,就是笑一声罢了。
正此时,那云镜之中又传来对话声。
“长庚你确定那柏鉴就在此处海底?”
“应当是在此地,小神以水神神权探查各处海域,所显便是在此处。”
“我推算一二,嗯,确实是在此,就在海底正下方有个府邸,其元神自封于此。”
荃峒笑道:“上古残魂嘛,又是重伤在身,又是用海水自行镇压,一时听不见呼唤很正常。
再来一次?”
李长寿眉头轻皱,面露凝重之色,朗声道:
“人族柏鉴,还不现身相见?”
李长寿言语落下,背后雷声大作,一条条雷龙呼啸怒吼,似是要将人喊醒一般。
可,海面依然静悄悄的,也就有一些胆小的虾蟹大鱼瑟瑟发抖。
这次,荃峒也是面露不满之色,朗声道:
“那柏鉴!
天庭太白星君在此,受上古人皇所托,来此地给你一场机缘。
若是不识抬举,小心!”
“陛下,陛下,”李长寿连忙传声拦下了荃峒的狠话,心底已是有了计较。
对柏鉴,荃峒自是毫不在意。
今日之所以前来此地,也是因李长寿与荃峒聊天聊嗨了,说起了轩辕黄帝此前所请,荃峒一时兴起,拉着李长寿就来了此地。
只是没想到,还吃了个闭门羹。
李长寿刚刚其实也在想,是不是尚未到柏鉴出世的时间,故天道有意为难。
但柏鉴在封神的作用,就是封神台守将,独立于封神大劫之外,早点出来、晚点出来,都不会对局势有任何影响。
此时,自己两次呼喊,柏鉴还不现身……
就算玉帝陛下化身不怒,自己也必须表达一些愤怒的情绪,从而维护天庭威严。
哪怕此人是上古人族将领,若是自持功劳,影响了天庭秩序的构建;那也必须打压一下其气焰,顶多在其它地方多给点好处。
念及于此,李长寿收敛起笑意,在云上踏前三步,淡然道:
“那柏鉴若是不在此地,咱们回了就是。
可惜了,轩辕黄帝前辈亲自开口相求,让本神救柏鉴脱离苦海,本神犹豫许久才答应给这柏鉴这般机会。
没想到,只是个躲在海底不敢冒头的懦夫罢了。”
一点激将法。
李长寿话音刚落,海水泛起层层波浪,朝左右分开,有道身影自海底一跃而起,到得半空,对李长寿怒目而视。
看此将,身形魁梧、面容端正,身上的战甲满是破损,手中提着的一把大剑也布满裂痕。
他瞪着李长寿,虽只是元神,且身体各处还有一丝丝黑气缠绕,但威势颇重。
确实有上古人族大将之风。
柏鉴骂道:“你是哪般仙神?竟敢在此口出狂言!我家陛下如何会开口求你!”
李长寿嘴角一撇,故意神情倨傲,淡然道:“究竟是我口出狂言,还是阁下久居海底,不识时务?”
柏鉴手臂青筋暴起,自身气息震颤不断,却是在爆发边缘。
他冷声问:“你是何人?”
“我?”
李长寿笑了笑,背负双手,只用视线余光凝视柏鉴,继续撩拨这上古老将的心弦:
“天庭二阶正神,玉帝陛下亲封太白星君,主变革、掌杀伐。”
旁边荃峒笑道:“星君你这般介绍,未免太过简单,恐怕这位上古人皇的追随者,已是将你当成了天庭随便一神仙。
你且等。”
言罢,荃峒在李长寿好奇、担忧、略微怀疑的目光中,对着不远处张手一招,一头苍龙立刻飞出海面,化作一名龙首老者。
——李长寿与荃峒在此地这么久,龙族不可能没有应对。
这龙首老者连忙做道揖行礼,口中喊道:“小龙拜见星君大人,拜见……荃元帅!”
荃峒满意地点点头,笑道:“你来为这位柏鉴说道说道,他面前的到底是谁。”
“这个……”
刚才还想以气势压人、先兵后礼的李长寿,顿时有一种、一种,微妙的羞耻感。
荃峒对李长寿眨了下眼,那老龙已是清清嗓子,对着此刻有点懵的柏鉴一声大喝:
“呔!”
柏鉴对龙族也算熟悉,当年轩辕黄帝没少跟龙族打交道,后院里也有几位龙女、几十位海族女子。
这老龙应是龙族长老,气势威严、道境高深,竟对此子如此恭敬?
星君大人?
哪个星君?他听都没听过。
柏鉴冷哼一声,刚要开口……
“柏鉴,你好大的胆!”
老龙熟门熟路地又一声大喝,像是早先干多了这般事,龙嘴里蹦出一连串字眼:
“你面前这位星君,与你本就是同族!
他是玉帝陛下最信任的臣子,如今三界秩序的总执掌!
说地位,你不过人族将领,还落败于此。
而星君大人修行至今不过千载岁月,太清圣人收为二弟子,通天圣人许配云仙子,火云洞中随他去得,当代人皇尊其神明!
说功劳,妖族余患他亲手剪除,业障大妖死在他手中者数不可数!
南洲仙人欺压凡人之事历来以久,也是在他手中得以终结!
妖师鲲鹏为他所算,已无法兴风作浪;妖族小太子他亲手斩杀,断了妖族中兴的气运!
南洲乱战久矣,凡人苦不堪言,也是星君大人一手设计,扶持如今人皇上位。
你这将领,都不及他万一!
他来此地与你机缘,自是轩辕人皇所请!”
李长寿:……
算了,脸皮厚点吧,毕竟这老龙也是一番美意。
再看柏鉴,此刻面容又惊又疑,盯着李长寿的面容看个不停,一时不知该如何进退。
怎料那老龙,不知是聊嗨了,还是想趁机在李长寿这里,挽回一点龙族的好感度,口中依旧不停:
“柏鉴你可知!
这位长庚星君,谋算无双、智计无匹,辅佐玉帝陛下,划分六道之界限。
紫霄宫中他挨过道祖打,就是为人族仗义执言!
洪荒之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天庭太白金星李长庚,对人族袒护到了骨子里,巫妖灵鬼精怪现如今谁还敢残害凡人?
而今大劫落下,圣人大教入劫,星君大人便是主劫之人。
他亲自来此地度化于你,给你一场机缘,你竟还如此倨傲……
怎么,莫非你还要自持人族前辈的身份,对他吆五喝六?
当真不识抬举!”
李长寿眉角一挑,感觉这老龙绝对是可造之材。
柏鉴原本都已是有些被他名头和事迹吓到了,但老龙最后这两句话一出,却是又激怒了柏鉴。
这应是老龙刻意而为,给李长寿一个唱白脸的机会。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龙族当真是坐拥宝库,但年轻一辈却自甘堕落……
此刻柏鉴面容一阵青一阵白,身周的黑烟似乎都更多了些。
他看着李长寿,眼中已是没了怒火,但犹自有几分气愤和不甘,当下就要把心一横,撂下几句狠话。
李长寿却是轻叹了声,面容露出几分无奈。
他道:“这位长老的话语有些太过夸大了,我只是做了些人族子弟该做之事。
且,面对人族前辈,我本该先递拜帖,再来问候。”
话语一顿,李长寿面露惭愧之色,对柏鉴拱手道:
“也是得了太清老师偏爱,玉帝陛下赏识,才有了我今日如此多的虚名。
不过说到底,都是虚名罢了,此前也是被身周仙神逢迎的多了,有了些漂浮不定之感,少了对前辈的敬畏。
在此,先给柏鉴前辈配个不是。”
一旁荃峒含笑看天状。
来了来了,长庚爱卿的千层饼来了。
柏鉴面容稍缓,淡然道:“你早是这般态度,我也不会拒不相见。
不过,你如今贵为天庭二阶正神,又是人教圣人老爷的亲传弟子,面对我这般只剩残魂的人族将领,有些小觑也是情理之中。
罢了罢了,终究是后浪推前浪,我这残魂也该逝去了。
在此给星君大人赔个不是,是我有眼无珠,刚才冒犯了星君。”
言罢,这柏鉴仰头轻叹,竟是要放弃压制元神火毒。
“柏鉴元帅莫急,还请听我一言!”
李长寿正色道:“而今大劫将起,三教混战已是无法避免之事,但大劫却落在了南洲俗世!
元帅可知,如今人族遍布南洲每个角落,若有大能斗法,一个失手,南洲凡人死伤何止数十上百万!”
“哦?”
柏鉴面露关切,低声问:“有这般事?”
“这正是我来请元帅出山的主要原因,”李长寿道,“我需元帅助我一臂之力,尽全力维护众凡人不被三教斗法所灭杀。”
柏鉴苦笑道:“我不过是一道残魂,又能做何事?”
李长寿面色郑重,改做传声,言道:
“柏鉴元帅,我今日来寻,其实有两层深意。
其一自然是因轩辕前辈开口所请,我对咱们人族先贤自是无比敬重。
轩辕前辈开口了,我也能帮上元帅,就是克服再多困难,也要出手相助!
其二,也是因柏鉴元帅只剩残魂。
我欲立封神台,借封神台引动天道之力,护卫南洲各处,制定此次大劫的规则,划分大劫斗法区域。
令仙神斗法,有所约束,有所限制,再制定一二细则,使其不得滥杀无辜。
这封神台,缺一守护神将,此神将就必须是元神魂魄才可担任。
若是让人族现如今存世的高手担当,那就等同于害了他们性命,但柏鉴元帅却可借此摆脱火毒之困,成为守护封神台的神将。
而且,封神大劫之后,元帅也可入天庭为官……
人族如果能在天庭中多一些话语权,元帅对人族的贡献,必将流芳百世、为世人诵传。”
那柏鉴眉头紧皱,似是陷入沉思。
突然,他向前踏出几步,在海面之上单膝跪下,朗声道:
“末将柏鉴,愿为星君大人驱策!此残魂但凡还有余热,任凭大人安排!”
李长寿缓缓点头,与荃峒对视一眼,忙向前将柏鉴搀扶了起来……
于是,半日后。
中天门下方,那原本立着‘谣言粉碎碑’的仙岛上,一名刚刚诞生的金光神将,光着膀子、扛着一方巨大的坚石,开始堆砌四方高台。
他干劲十足,目中满是坚定,心底满是荣光。
星君大人说的对。
这封神台,当由他亲手布置,不然始终不能安心,每一块石头的堆砌,都要他亲手来完成。
什么流芳百世、为世人诵传,那都不重要!
他柏鉴是贪图名望之人吗?是在意这些的性子吗?
他就是要发挥余热,为人族继续做点实事,完全没有想过什么满城高呼‘柏鉴元帅’、‘柏鉴元帅是真豪杰’这种浮夸的情形!
话说回来,星君大人当真是个奇人,令人敬佩,敬佩的很……
“嘿嘿。”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