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gvng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奮鬥在沙俄 起點-第四百三十七章 幹了(下)熱推-919o6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做大蛋糕?
这个解释让维什尼亚克和阿列克谢陷入了深思,因为这个理由倒是能说过去。帕斯科维奇和米哈伊尔公爵之所以争得打破狗脑袋原因就是想多吃一口奥地利这块大蛋糕。
本来按照常规,奥地利这块蛋糕说破天也就是那么大,不管谁多吃一口其他人都要少吃一口。所以帕斯维克奇才对米哈伊尔公爵超级抗拒。
但如果有办法能做大蛋糕,那么吃起来自然可以更爽些。问题是将撒丁王国搅和进来怎么算做大蛋糕呢?
李骁解释道:“卡洛.阿尔贝托一直对统一亚平宁半岛念念不忘,如今奥地利陷入大乱,对他而言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只要击败了奥地利,他的春秋大业就基本十拿九稳……”
阿列克谢和维什尼亚克顿时哦了一声,这下他们明白某人的意思了,如果撒丁王国搅和进来对奥地利宣战的话,平叛行动就不仅限于奥地利本土了,说不定还要牵涉到亚平宁半岛。从某种意义上这个事情就变得更加大条了。
作为神圣同盟的中坚力量,如果撒丁王国胆敢对奥地利宣战,那自然就是在挑衅神圣同盟。作为奥地利的盟友,俄国自然是有理由出兵相助,没毛病!
“卡洛.阿尔贝托有这么大的胆子?”阿列克谢对此表示怀疑,因为他总是看不起面条们,觉得这帮怂货不可能有胆子挑衅神圣同盟,“而且就算他有这个胆子,我估计奥地利人也不太可能允许我们进入亚平宁半岛协助他们作战!”
这一点阿列克谢倒是说对了,对奥地利来说亚平宁半岛的势力范围那就是禁脔,是决不允许他人染指的。尤其是一直有志于奔向地中海的俄国,万一俄国人找个借口耐着不走怎么办?
李骁笑道:“所以我们得让卡洛.阿尔贝托快点动手,只有抢在奥地利人没有平定叛乱之前动手,才能给奥地利人最沉重的打击,到时候你们说两头都焦头烂额的奥地利人会怎么求我们?”
阿列克谢和维什尼亚克都呆住了,因为某人这个主意实在太邪恶太卑鄙太无耻了,将乘人之危发挥到了极致。可以想象如果卡洛.阿尔贝托现在就向奥地利宣战,后院起火怎么也扑不灭的奥地利人是完全没有余力去管亚平宁那一头的,这时候除了抱紧俄国大腿高呼救命似乎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这时候如果外交配合得力,再压榨一把奥地利人简直是有到擒来的事情,只不过……
阿列克谢立刻叹了口气道:“你这个办法倒是不错,但偏偏需要外交部配合,可涅谢尔罗迭那个老家伙是肯定不可能配合的!根本行不通啊!”
敌在外交部。这就是俄国如今的悲哀了,弄了一个最亲奥地利的德意志政棍当首相兼外交大臣,简直就跟卖身给了德意志差不多。
李骁也知道涅谢尔罗迭那一头有多难搞,之前跟列昂尼德老爹通信的时候,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就抱怨过涅谢尔罗迭的顽固不化,对这个一心维护奥地利利益的外人是十分不满。
可惜的是,连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都拿涅谢尔罗迭没啥子办法,毕竟尼古拉一世还迷信他那一套协调政策,死死地抱住神圣同盟不放手,实在让人扼腕叹息不已。
不过么。李骁也没有完全死心,如果是他穿越之前,没有他这个搅局者,估计俄国的外交政策也就是个被涅谢尔罗迭随便打扮的小姑娘了。
但如今有了他参合进来,历史的轨迹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瓦拉几亚和摩尔达维亚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俄国已经在其中捞取了不小的利益,逼迫奥地利做出了重大让步。如今想办法更进一步,说难也难但说容易也容易,事在人为么!
而且李骁毕竟知道卡洛.阿尔贝托的野心以及意大利人的野望,知道历史进程是怎么发展的,顺势帮忙添一把火能有多难呢?
“想让涅谢尔罗迭这个老家伙配合自然没有那么容易,”李骁不急不躁地回答道,“但是我们为什么要强求他配合呢?上一次我们在瓦拉几亚的行动,老家伙有配合我们?”
阿列克谢和维什尼亚克一起摇头,上次涅谢尔罗迭是被大势逼迫得毫无办法,只能乖乖投降。但是这回还能有大势可借吗?毕竟尼古拉一世也没打算压迫奥地利太狠!
李骁笑道:“虽然我那位叔叔才是拍板做决定的人,但有些事情哪怕是他这个皇帝也是身不由己的。你们说说如果帕斯科维奇和米哈伊尔公爵一齐上阵,一齐使劲做大蛋糕,他能阻止吗?”
阿列克谢忍不住还嘴道:“问题是帕斯科维奇不可能听您的指挥啊!”
李骁信心满满地回答道:“我也没打算指挥他啊?我相信那个老家伙一定会跟着感觉走,当有一份天大的功劳摆在他面前的时候,我不相信他有拒绝的可能!”
阿列克谢和维什尼亚克呃了一声,因为这符合帕斯科维奇的性格,当年为了在高加索抢功劳,他可是没少构陷叶尔莫洛夫,为了功劳那个老家伙确实是不折手段的。
“怎么做呢?”
李骁回答道:“我们得帮卡洛.阿尔贝托鼓鼓劲,让他早点坚定决心。所以我才问你们在撒丁王国或者亚平宁半岛有没有关系可以利用!”
阿列克谢回答道:“关系倒是有,问题是你准备怎么用呢?”
阿列克谢有点担心李骁在玩火,所以他准备先听听李骁的主意,然后再做决定,如果某人太出格了,那他就果断说不,免得某人作死玩死了自己。
只不过么,阿列克谢这点儿小心思根本瞒不过李骁,他很了解这位朋友,有时候就是胆子有点太小,但有时候又有点过于莽撞!
所以他回答道:“用法么,很简单,自然是宣传鼓动,自然是挑唆怂恿,必须给意大利人多鼓鼓劲么!”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