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b44x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妖女請自重-第一百九十三章 打起來了展示-r335t

妖女請自重
小說推薦妖女請自重
“看看喜不喜欢。”江云鹤放到桌上一把长剑,剑鞘不知是什么皮做的,通体白色带着暗红色斑纹。
剑柄是暗红色的木头,触摸上去手感温热,隐隐有宝光流动,一面雕着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另外一面则是一个“斩”字。
“这是……”执月只一拿到便知道此剑不凡,起码也是法宝一类。
将剑抽出,顿时一声清漓的凤鸣,剑上隐隐有一抹红光,房间内的温度顿时提升了些许,然而仍然在让人感觉舒服的范围内。
执月隐隐能感觉到这把剑的亲昵之感,这把剑,并非死物。
“这剑着实不凡,你是从哪弄的?”执月讶然后问道。
“这剑叫凤斩,我前些日子在城里面误入一处真人遗蜕之处,得了些许好处。”江云鹤轻描淡写道。
“就是你失踪那次?”
“你也知道了……说起来真是好奇心害死猫,好在结果不坏。”江云鹤微微摇头道。
当初他见别人都在那树上看,心中特别好奇,哪想是个大坑。
他竟然一点儿都没看出来那是亡魂。
不过在外面的大阵破去后,那些亡魂也便往生去了。
“具体事情我还不了解,详细说一说。“
江云鹤便将当时情况说了一遍。
执月听后也不知心情该做如何,一个真人就被困死在那里仅剩亡魂想要夺舍。
“你也算好运气,这下功法便补齐了,有了真人的经验,以后能少走许多弯路。那玄宝地在哪?你有那玄宝地傍身,日后便是遇到危险也有转变之机。”
“送人了……”江云鹤就知道只要提起那次的经历,这玄宝地便怎么也绕不过去。
执月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他。
“我一向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也没什么仇人,拿着那玄宝地也发挥不出多少作用,就能当个临时住宅。刚好有个朋友吧,仇家遍天下,天天被人追杀……顺手就送他了。”
江云鹤坦然自若,丝毫没表现出窘迫来。
执月继续看着他。
“你也知道我这人仗义疏财。”江云鹤摊手。
执月叹口气。
“好了,不说那些了,有你在身边,还有什么危险不成?这礼物喜不喜欢?凤斩,凤斩,看到这名字我就觉得这剑应该你用。男子称龙,女子称凤,这世间没有哪个女子比你更有资格了。”
听了江云鹤前半句话,执月总算开心一点。
“有这心意我便很欢喜了。你还是留着,日后遇到合用的宝物可以拿来交换。这凤斩剑给真人当做兵器也够了,能换来些不错的法宝可以用来防身。我并有寒螭剑便足够了。”
“礼物么,一定要送出去才行,我从庆林真人那还得了两件法宝,已经足够用了。”
见江云鹤坚持,执月想了想还是将剑收下。
心中有些欢喜。
转念又觉得江云鹤确实够大手大脚的。
一个玄宝地,一把凤斩剑,都是连真人都会眼热的宝物,然而就这样毫不留恋的送出去。
执月心思转动间,江云鹤道:“赶路这么久,你先歇息,晚上我给你送饭过来,明日我再带你在城中逛逛。”
……
晚上,江云鹤站在桌前手执画笔,画上的女子是姬诗泽。
最近画技见涨,比起当初要高明许多,重新给她画上一副送她作为礼物,也算是全了两人纯洁的男女之情。
“轰!”江云鹤正要落笔,窗口突然传来一声炸响和一团火光,吓得他一笔直接将桌子戳了个对穿。
这是谁打上门来了?
江云鹤愕然扭头看去,只见窗外空中飘着一个女子,正满脸怒色。
苏小小简直气炸了,那个王八蛋竟然在窗口设了陷阱,自己一头撞上去直接就炸了。
虽然没伤到自己,可这事儿实在不能忍,差点儿糊脸上。
“哎呦,好大的礼,还真是惊喜呢。”苏小小拍拍有点儿规模的胸口,笑得眼角都在冒寒光。
“什么情况?”江云鹤继续一脸茫然。
“惊喜吧!省的有些人总没事儿跳人家窗户。”窗外传来执月的声音。
“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你这个蠢女人!”苏小小撇嘴,随后笑容满面:“你干的?”
“用来防老鼠的,没想到真抓了个大的。”执月冷哼一声。
“是你做的就好,杀了也没算找错人。”苏小小指尖一弹便是无数银丝漫天割了过去。
迎上的便是漫天符纸。
每一张都贴到一根银丝上,随后只见那一根根银丝上飞快浮现出冰层。
“来杀!”执月意简言骇,她刚突破后在山中稳固修为时幻想的假想敌就是苏小小,自然有了应对手段。
无数符纸从她袖子中飞出,仿佛展开一对翅膀,将半边天空都覆盖在内,空中顿时温度大降。
“寒螭。”执月轻喝一声,一柄长剑从背后飞出在空中隐隐现出一只龙头鱼身的异兽,一张口便是无数寒气,肉眼可见空气都变成蓝色,结成一片片的冰块,迅速朝着苏小小蔓延过去。
然而执月身后的阴影中又冒出一个黑色轮廓,隐约可看出和天上的苏小小一模一样。
一颗珠子从那黑色人影口中喷出,化作一片黑影向执月罩了过去。
“哗”
执月化作无数符纸,再另一个方向凝出身形,迎面便是带着甜美笑容五指漆黑的苏小小……
两条人影越打越快,很快便离开了程家大院的范围,朝着城外挪去。
两人打架这么大的声势,小半个城都被惊动了。
“小师弟,师姐和苏小小打起来了?”裴音身子一闪落在窗口,一脸异色。
“师姐在窗口设了个陷阱,苏小小一头撞上了,然后……话说多亏你晚来一步,不然就是你撞上了。”江云鹤摊手,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也不知道执月是什么时候设的陷阱。
“你啊你,你自己想想吧。”裴音恨铁不成钢的点了两下江云鹤,身子一动朝着执月方向追去了。
江云鹤摊手。
他和苏小小真不是很多人想的那种关系。
话说执月好像有点儿腹黑了,还知道钓鱼了……
裴音刚走没几步,又一个身影跃进窗口。
今晚上这窗户就跟城门似的。
卓如梦直接抱着江云鹤的脖子,在他嘴上大大的亲了一口。
“怎么样,有没有想我?”卓如梦用很甜的声音娇笑道。
“前天才被你榨干……”江云鹤叹口气。“你是来找刺激的?”
“对啊,她俩在那打死打活,我就趁虚而入,我多聪明伶俐啊!”卓如梦笑的跟花似的,又在江云鹤嘴上亲了一口。
“小心被堵个正着。”
“那不是更好?可以直接摊牌了。”
“不是好时候,乖,听话。”江云鹤使出撸猫绝技。
“哼哼”卓如梦轻哼两声。“放心吧,她们堵不到我。”卓如梦抱着江云鹤的脖子,探头一看,突然退了一步一拳砸他胸口。
“你不是去借画的?画也借了,怎么还画她?”
“人家卖了这么大个面子,我总得有点儿回应吧?自己画一副,物美价廉,多好。”江云鹤叹气,刚才将画收起来就好了。
“哼哼,言口不一。”卓如梦眼珠子转了几转,又抱着江云鹤的脖子:“要不要咱俩跟过去?看她们打成什么样子了?”
江云鹤:……
这妖精……啊……

Author: hugo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