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eokx人氣小說 時空開發指南-第六十八章 至尊大戰(四)熱推-07695

時空開發指南
小說推薦時空開發指南
小黎手中的剑从外形看去,跟原先她持着那把蚩尤之剑一模一样,但其实已不是原来那把剑,是大夏为其重新打造的一把,此剑威力比原先的蚩尤之剑更强,造型是剑,其功能却并不单单是用来劈砍刺杀,还附带了多种功能,实质是一把多功能兵器。
到大夏这么多年,小黎早已融入到大夏的体系之中,其所学所能已超越原先的自己,学识渊博不下于大夏的顶尖的学者,自然也战力强大。
在大夏,战斗力跟学识挂钩,战斗力强的人,学识也必然广博。
这其实也是文明的特异性。
到达大夏现今这种文明程度,没有智慧和知识而想凭一腔热血或蛮力掌控强大力量已经难以行得通了。
大夏现在的情况说通俗点,就是一群科学家掌握了强大力量,科学家掌握知识,自然掌握力量。
相比于万年之前,大夏现今的社会结构已发生极大改变,虽然依旧有许多职业存在,如演员、歌手、画家等,但社会的主体是研究人员,即使是那些演员、歌手,也有很多是研究人员。
在大夏现在当歌手还好,当演员可不容易,文明太发达,人们的思想水平提高,导致他们的戏路变得窄了。
尤其是那些傻白甜、苦仇恨的都市偶像剧和家庭伦理剧,已经莫得了市场。
有一名知名导演曾拍过,可拍出后,人们一看:哟,一个误会而已,怎么会惹出这么多是非?直接解释清楚不就好了?这些人咋就死活不解释呢?集体磕了脑残片?
这部剧被人们狂批,打上了垃圾、脑残、烂片的标签,之后就很少没有导演拍类似的片子。
人们思想意识提高了,不好骗了啊,很久以前那个只要演员够帅够靓,扣扣图就能获得不错收视率的时代早一去不复返了。
都市偶像剧、家庭伦理剧丧失掉市场后,恐怖灵异片也在劫难逃,吓不到人,还有个球的看头。
大夏现在流行的是复古、穿越和幻想异世剧,这三种剧的元素有许多是相互交织,并非单一的一类剧。
如复古剧中,现非常火热的一个题材便是主角穿越回到历史某个朝代,然后干一番大事业,如幻想异世剧,有时也会结合穿越元素,所描写的异世也多是仙侠、魔法、巫术和古代世界。
未来科幻剧在大夏没什么市场,因为会有一堆人跳出来挑刺,从各方各面论证里面的内容并不科学,一个个的理由还特么十分充分。
这都是文明发展所造成的现象。
宇宙边荒战场,小黎一剑斩出,庞大的能量从剑上发射,形成一道贯穿天地的赤红剑柱,与石皇劈来的戟芒碰撞在一起。
石皇的攻击中携带着他的帝道法则,可小黎的攻击没有,但小黎的攻击准而能量充盈,她能算出石皇攻击的薄弱点,是为准,能释放的能量比石皇更强,是为能量充盈。
四周的空间瞬间在两方力量的冲击中撕裂,恐怖的波动从交汇处宣泄而出,幸好这里是宇宙边荒,几乎没有星球,否则光是这溢出的波动,就会摧毁一大片星球。
石皇发丝飞舞,口中发出“啊!”的大吼,骑着一只鳞甲密布的巨大神虎,挥动手中战戟,冲锋向小黎,龙纹黑金铸成的战戟散发着黑色幽光,其上的龙纹似要活过来一般,好似一条龙在张牙舞爪地怒吼,要从战戟上冲出。
石皇一戟劈来,如要开天辟地,“昂”,真有一条龙从战戟上飞出,黑色的鳞甲折射出寒光,携着石皇无比的杀意冲击而出。
小黎和貔貅看着石皇冲来,也迎了上去,手中之剑一剑挥出,澎湃的剑气密布虚空,轰射向那条黑龙。
在小黎与石皇开战之时,其他四名大夏人员也和另外四名至尊交上了手。
其实,即便这几名至尊心里不愿和大夏人员开战,此时也不得不战,因为他们出世在成仙路上大战,自身损耗过重,必须得汲取众生生命精华才能延寿苟活,否则就算让他们回到生命禁区,也依旧会死。
因此,他们只能拼命一战!
轮回之主施展他的禁忌秘术,三重宇宙出现,一个是过去的宇宙,一个是现在的宇宙,一个是将来的宇宙,散发着无比沉重的气势,似要镇压古今未来。
与他对战的是石淳,石淳一掌拍出,巨量的能量随着他这一掌轰出,形成一只庞大的能量巨掌,踏踏实实轰在了三重宇宙上,直接将三重宇宙打得裂开无数裂痕。
弃天至尊浑身沐浴仙光,而后这些浓郁的仙光冲出,在宇宙星空中,竟如一挂银河流向一名大夏人员。
这些光芒凝聚,形成一个牢笼,上面道纹密布,散发着禁锢禁断之力,要将大夏人员囚禁入牢笼中。
颜落见牢笼镇压过来,丝毫不慌,他右手向前凭空一握,一把刀出现在他手中,高举起刀,狠狠地一刀劈出。
这不是一把真刀,是由能量形成,此刻劈出,刀在大量的能量灌输下,眨眼间便成为一把恐怖的光刀,如天刀绝世,横劈乾坤,一刀斩在牢笼上,将之劈成粉碎。
光暗至尊一手持光杖、一手持暗盾,与一大夏人员火拼,神墟之主也连连施展禁忌秘术,与另一大夏人员厮杀。
十多名至尊级高手在宇宙边荒大战,所传出的波动,让宇宙各处的人们都心惊胆战,这幸亏是在宇宙边荒,若是将战场随意移动,整个宇宙说不定都会被这帮人打成废墟。
观战的一些人也发觉了异常,那几名来自天夏的至尊一招一式虽然也恐怖异常,但却并没有帝道法则的波动发出。
可不应该呀!
作为至尊,不应该没有帝道法则啊?
着实奇怪!
宇宙边荒另一处战场,乌柏一指点出,虚空涌动,无形的攻击轰出,长生天尊忙以长生剑抵挡,攻击落到长生剑上,虽被挡下,可所携带的那股力量依旧将长生天尊击飞了出去。
趁长生天尊被击飞时,恐怖的攻击从四面八方轰至。
长生天尊也察觉到了自身处境不妙,绝难以将这所有攻击全数挡下,他索性放弃了防御,一剑挥出,星空被这一剑砍开,璀璨的剑光轰杀乌柏。
这是要以伤换伤!
一道剑光从乌柏身体划过,乌柏的身体刹那间碎开,好似被劈散了,让看到这幕的人都无不担忧,难道这名与长生天尊大战的至尊就如此陨落了?
可是一道身影重新在远处凝聚,大夏的基础物质神体,以大夏所了解的宇宙最基本物质为基,此物质不灭,神体不灭。
这种神体演化到最终程度,便是大夏了解清楚宇宙的最最基础的物质构成之时,到时,宇宙不灭,神体永恒!
长生天尊舍弃了防御攻杀乌柏,乌柏发出的攻击自然也落到了他身上,只见长生天尊的紫金冠被斩断,一头灰白的头发失去束缚,披散开,他身上各处不停被轰出一个个可怖的血洞,那些洞在淌血、在发光,在快速愈合,但他终究是被重伤了。
可惜这些攻击没有这世界的道纹,否则附着在长生天尊体内,会让他伤得更重,甚至已经死了。
道袍凌乱,头发披散,长生天尊屹立在星空中,手持长生剑,看向乌柏身影所在,叹道:“这就是你们的道?好奇妙的道。又是一种长生法?”
乌柏道:“说是另外的一种长生法,倒也没错。”
长生天尊暗中运转“者”字秘,治疗着体内的伤势,乌柏却没有给他太多时间,恐怖的攻击轰杀过来。
长生天尊非常疑惑,这家伙是哪来的这么多能量?跟不要钱一样!他都是在一边战斗,一边汲取星空中的能量补充。
一团团光球被乌柏释放出去,好像万千太阳袭向长生天尊。
长生天尊本想吸取一下这些光球的能量,却发现这些光球的温度已经超过他的负荷,且携带的也不止太阳精气,有特别的能量充斥在其中。
长生天尊将手中的长生剑微微一放,长生剑自行旋转起来,射出一道道剑光,迎向那些光球。
光球被剑光阻挡,瞬间发生了爆炸,炸裂后,其中的能量冲击出来,形成能量洪流一往无前地冲向长生天尊,这能量洪流带着高温、高辐射、还有种种奇异。
长生天尊被能量洪流卷入其中,其身体好像着了火,被无尽的火海包围在中央灼烧。
长生天尊在拼命运转“者”字秘,这能量洪流对他威胁不小,但其中的能量若能被他吸收,将有助于他恢复伤势。
“啊!”
长生天尊一声大喝,整个宇宙各处的生灵都能听到他的这一声。
一股可怕的气势从长生天尊身上发出,席卷了宇宙八荒,他头颅发出明亮的光芒,那是他的仙台在发光。
一些这世界的存在观察到,长生天尊的仙台有一道裂痕,那是他自斩时留下的痕迹,可此时却在愈合。
“长生天尊在极尽升华,恢复昔日道果,重登大帝之位!”
“没想到一代天尊竟被人逼到了这等地步。极尽升华后,便是斩了敌手又能如何?不过是光芒绽后的昙花。”
“也不一定,这位可是者字秘的开创者,史上试验过最多长生之法的人,说不定有办法在极尽升华后活下来。”
生命禁区有人在交谈,这些未出世的至尊也在观察这一幕,想不观察也不行,十多名至尊级存在大战,震动宇宙星空,谁人察觉不到?
生命禁区的这些至尊也深为那个名叫“天夏”的势力感到震惊,随便就出来了十名至尊级存在,简直可怕,超越了任何一个生命禁区。
而且,谁知道那个天夏还有没有其他至尊?
生命禁区都十分关注这一战,若是此战天夏获胜,那么他们就要仔细琢磨日后该如何与那天夏交流。
他们心里更加希望这些天夏的至尊战败,长生天尊、石皇等至尊获胜。
长生天尊极尽升华也引起了石皇等人的注意,他们没想到那边的战斗已经逼得长生天尊不得不升化了,再一看自己这边,也全然不占优势,五名至尊均是心里一沉。
这般拖下去,对他们可不利!
拖得越久,他们消耗越大,会严重危及到他们的性命。
极尽升华之后的长生天尊浑身沐浴着万道光辉,无上的道纹神链环绕其周身,其仿佛成了宇宙中的道、宇宙中的神,世间的一切好似都随着他在运转。
其漠然地一眼看向乌柏,手中的长生剑也在发光,轻颤,好似在恭贺主人恢复昔日绝颠,又能与主人一同征战寰宇。
长生天尊手中剑挥动,只是向着乌柏一记简单的挥斩,可天地间能量暴涌,铺天盖地的光芒和道纹压来。
这是之前未有的!
之前的长生天尊攻击虽然可怕,却未达到随手便是这等地步。
光芒冲开前方的一切,道纹碾灭四方,在极短极短的时间便攻击中了乌柏。
乌柏的身躯再次被淹没在光中,可其就是不朽,似万劫不坏,任由诸多攻击临身,依旧不灭。
“这就是无缺大帝,果真可怕!”
乌柏一步迈出,同时发出他的攻击,诸多的攻击从其体内生成、发出,借由各种方式杀向长生天尊。
长生天尊屹立在星空中,道纹神链罩体,有大道天音阐鸣,将其罩得如万法不侵一般,乌柏的众多攻击皆被阻下。
乌柏立到了长生天尊对面,静静看着这位,“无缺的天尊的确很强,可我有一个优势,你的状态无法长久,这场战斗终将会是我胜。”
长生天尊也没否认,点头叹道:“的确如此,我无法灭你,终是你赢了。你们的道,很可怕!我还有一个问题……”
乌柏也没急着与长生天尊进行最后的大战,而是很有礼地回道:“请问!”
曾是天尊,长生天尊虽依靠众生生命精华苟命,但他也有着属于天尊的骄傲,不会在这时耍什么小手段。
长生天尊道:“老道想问道友,你们之道可得长生否?”
长生天尊这一问是作为一名求道者一生的最后一问,因此自称“老道”,称乌柏为“道友”。
乌柏看着长生天尊,心里也有些微感叹,这些个天尊大帝,也只是一群求仙、求长生不死的求道者而已,只是他们为了求道太过残酷,以屠戮众生为自己延命。
乌柏点头道:“可得!”
长生天尊持剑对乌柏一礼,“多谢道友,老道便是死,也无憾了。”
长生天尊对乌柏一礼后,抬起头,更强烈的光芒从其身上发出,长生剑光芒亦是大盛,可在大盛的光辉中,长生剑轻声哀鸣,因为它的主人在这一战后,再无可能生还。
“道友,请!”

Author: hugo young